害羞呀~~

a  

  

    

主君的太陽第18集…粉紅呀~讓我們繼續看下去!!,…不看保證後悔

 1356757051-3927547553

 

from:百度+youtube

  

  

太陽表示不能再說得更多,主君威脅說:“那要不接著我們剛剛做的事。”說完,立刻付諸行動,捧起太陽的臉就吻了下去。

他的手指穿過她的長發,溫柔卻有力地將她壓向自己。

她的手不自覺地撫著他的後背,薄薄的襯衣什麼也阻擋不了,她的手心甚至能感受到他正緩慢升高的體溫。(樓主也表示覺得那 ​​件白襯衫很多餘。。什麼時候脫下來呢??樓主盡快。。)

他的吻漸漸從溫柔變得用力,幾乎奪去她的呼吸。

太陽撫著主君後背的手終於忍受不了,挪到了他的胸口,然後用力地推開了他。(太陽推得有多用力,就表示主君抱得有多用力)

“社長ni,我都不能呼吸了。”終於可以自由呼吸,太陽開始不停地喘氣(話說,防空洞是太陽可以喘氣的地方,現在防空洞都不能讓她喘氣了。。怎麼辦。。)。

她呼出的氣,一下一下地觸碰著他露在領口之外的肌膚,就像一根根羽毛在他的心上不停地劃呀劃,讓他的心酥酥麻麻的,也讓他的腦袋暈暈乎乎的。

但是,精於算計的主君就算在這種時刻也不會忘記算計:“太恭實,這種程度就受不了嗎?看來你要多加練習呀,我們繼續吧。”說完又要吻上去。(主君大人,你就這麼一點追求嗎?只是這樣吻就可以滿足你了嗎?)

太陽的雙手放在他的胸口,身體努力地後退以拉開距離,不停地搖頭:“an doeb!(不行)”

主君一把抓住某人在他身上游移的手:“太恭實,你這樣在我身上摸來摸去就可以嗎?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的身體可是非常昂貴的,你這樣摸我的價值。。。”刻意的停頓,手上一用力,就把太陽辛苦建立起來的距離瞬間縮短至零,鬆開她的手,轉而放在她纖細的腰上,“至少要吻你數十次才能對等吧。”

 

聽到有別的方式,太陽的眼睛都亮了,天真的眼睛看著主君,好奇地問,“別的方式?mo ga yo(什麼)?”(肉償啊肉償,什麼方式都是要肉償呀。)

看到太陽上鉤,主君露出得逞的笑容,“想知道?”繼續勾引。

太陽用力點點頭,“想知道,快告訴我。”

她 ​​點頭的瞬間,一股香氣飄進主君的鼻間,瞬間令他通體舒暢,他略一低頭,鼻尖鑽進太陽的發間,深深地吸了口氣,肆意地享受她秀發的芬芳,然後幽幽地開口說:“跟我去陽平別墅吧,到了那裡我就告訴你。”

聽到“陽平”二字,太陽立刻警覺起來,“為什麼要去陽平?”

怎麼不上鉤,主君有點鬱悶,“我不是說了嘛,你準備的內容,我能忍受聽你擺佈的就到此為止,接下來,我要隨心所欲了。我們去陽平吧,太陽。”說完,拉起太陽的手就往樓下走。

“社長ni,我不去陽平。”太陽開始做垂死的掙扎。

主君停下腳步,轉身,一本正經地說,“你忘記你還欠我數十次的吻了嗎?還是說,你想讓我在這裡吻你數十次?”

“a ni,我不是這個意思。”想起剛剛那個令她窒息的吻,太陽的底氣瞬間弱了下去。

“有別的方式,難道你不好奇嗎?”再次引誘。

“是好奇,可是為什麼一定要去陽平呢?在這裡不能說嗎?”

“yeogie an doeb(這裡不行)。只有去了陽平才能說。”

“好吧,我們去陽平吧。”

“你確定? ”太陽終於上鉤,主君反而覺得不敢相信。

太陽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我是確定的,社長呢?去了陽平,我可沒有打算只牽著手睡覺哦。”

主君一愣,立刻反擊,“你以為我是要帶你去牽著手睡覺嗎?怎麼可能?既然你確定要去,那我們就出發吧。” 很快就到了陽平別墅。(為什麼很快呢?因為某人已經迫不及待了。。)在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主君突然停下了腳步,一臉嚴肅地看著太陽,“太恭實,給你最後一次後悔的機會。如果你踏進這扇門,我就真的要隨心所欲了,你知道這300多天我忍得多辛苦嗎?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繼續忍下去。” “社長ni,我不會後悔的。你開門吧。” 得到肯定的回答,主君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激動得有些顫抖的手,一下下按下密碼,打開門。太陽淡定地抬腳走進去,然後身後傳來關門聲,緊隨著關門聲的是,她被某人按在了牆上,然後某人急切的吻也隨之而來。不再像剛剛那樣溫柔地開始,因為急切每一次觸碰都變得非常地用力。而太陽的回應,讓他的手開始肆無忌憚地在她的身上游移。就在太陽因為不能呼吸要再次推開他時,主君終於放開了她 ​​,“太恭實,不會後悔嗎?” 太陽的臉上泛著緋紅,看起來格外誘人,她搖搖頭,然後仰頭吻上他的唇。這一舉動,對主君來說無疑是更深的邀請,沒有絲毫猶豫地,打橫抱起太陽,向臥室走去。

 

太陽斜睨他,果然還是死性不改。

看著太陽氣呼呼的樣子,主君開始思考,是繼續逗她呢,還是繼續逗她呢?

修長的手指溫柔地撫過太陽的臉頰,“還是說,wuli寶貝願意用別的方式來償還呢?”

 

為什麼一定是陽平別墅呢?

因為陽平別墅的主臥裡擺著一張大大的雙人床,就算再多躺一個little防空洞也是綽綽有餘的。

主君輕輕地將太陽平放在床的一邊,然後迅速退到一丈遠,“睡吧,太恭實,我去客房睡。”一口氣講完,然後轉身往外走,一邊嘀咕,“朱中元,打起精神。”一邊帥氣地脫掉外套,解下領結,鬆開領口。(打起精神呀,朱中元xi,你脫掉外套這是要幹嘛呀??)

就在主君努力打起精神,克制住自己不往回走的時候,太陽突然開口:“社長ni,一起睡吧。”(請自動參考太陽抓著主君的手說要一起睡的畫面)

雖然這句話,聽太陽說過多次,但是此刻聽來,卻是極致的誘惑,主君略帶怒氣地將手上的外套扔到了地上,“太恭實,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一定要這樣不停地挑戰我的極限嗎??”

太陽下床,光著腳丫子,向主君走去。

看這她一步步走過來,主君甚至有倒退的衝動,這女人是被法國女人上身了嗎??是非要我做壞事不可嗎?(對滴,你終於心領神會了)

太陽在他面前一步之遙站定,雙手背在身後,傾身,仰頭,“不是社長你說的嗎?我有義務持續勾引你。”

主君語塞,這句話確實是他說的沒錯,但是現在他還沒有化身為狼的準備,因為面前這個女人還沒有被狼吃掉的準備,所以,他只能忍著,忍著。

太陽伸出食指,在主君的心口畫圈,“社長ni,我的表現怎麼樣?你有被勾引到嗎?”(一指禪還有這樣的功用,哈哈)

主君握住她不安分的手,“太恭實,夠了!”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克制住把這個女人撲倒的衝動,牽著她的手走回到床邊,“躺下。”

待她躺下後,主君又在床邊坐下,“太恭實,你不要逼我,我是真的。。。忍得很辛苦。但是你是我愛的女人,所以,我希望是在合適的時候發生,而不是像現在,你被我騙來這裡。我不確定你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你說你不會後悔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所以才會。。。”

太陽起身,抬起手撫上主君的臉頰,定定地看著他,“社長ni,我不是被騙來的。”看著主君不敢相信的表情,不禁莞爾,伸手去解他襯衣的釦子,一顆又一顆。

在她解到第3顆的時候,主君終於回過神來,抓住她的手,“太恭實,你這是什麼意思?”

“。。。”太陽無語,我已經做得這麼明顯了,怎麼還不明白呢?“你可以不用再忍著了。”

“太恭實,你一開始就知道我帶你來這裡是為了。。。”

“社長ni,你表現得那麼明顯,我怎麼會不知道。不要以為你自己的計謀有多高深,我只是配合你。”(主君大人,你的演技真的不是一般的差,跟小太陽一個段位的。)

雖然被太陽嘲笑,但是終於可以擁有他愛的女人的喜悅已經掩蓋了一切,他俯身把眼前的女人壓在身下,“太恭實,如果你的目的是勾引我的話,那我告訴你,你成功了。”說完,準確無誤地吻上她的唇。

以下省略一萬字,請自行腦補。此過程中,某個千鈞一發的時刻,主君對太陽說:太恭實,我們明天去把章蓋了吧。太陽的腦袋處在不能思考的狀態,很乖順地點頭說好。於是乎某人就這樣正式把太陽拐到手了。

第二天清晨,太陽依然如第四集開頭一般暖暖地從窗戶裡照射進來。

只是主君與太陽的姿勢已大不相同。

太陽朝著窗戶的方向,主君朝著太陽的後背,兩人都是蜷著身子,而身體彎曲形成的曲線完美地契合著。主君的右手被太陽枕在腦袋底下,而左手隨意地搭在太陽的腰上。太陽的右手也伸展著,靠著主君的右手放著,左手搭在右手上,猶自睡得香甜。(話說,我一直奇怪兩次床戲兩隻都沒蓋被子的說,所以,這次也沒有被子。。。)

不知是不是昨晚太累,就算陽光漸漸強烈起來,兩人仍然沒有轉醒的樣子。

而事實是,一個小時之前,主君就已經醒了,手臂被壓得發麻,把他從睡夢中拉扯出來,但是因為在他的臂彎裡睡得香甜的女人,他 ​​一動也不敢動,只好閉上眼睛,對自己進行催眠:我還沒睡醒,我還沒睡醒。。。循環一萬遍。

Phantom of the Opera響起,主君的手機響了。

主君在心中腹誹:是哪個不要命在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努力地不去動自己的右手,然後艱難地伸出左手去拿床頭的手機。(這個樓主也木有試過,不知道是不是高難度動作呀。。)也不看是誰的電話,立刻掛斷,然後轉頭看了一眼太陽,看她沒有被吵醒,這才去看手機。

原來是安代理打來的,大概知道是什麼事,於是發了短信給她,告知今天上午的會議都推遲到下午。(主君大人,萬一你女人一直不醒怎麼辦,你是打算一直不叫醒她,然後把會議再推遲到明天嗎?)

發完短信,又艱難地把手機放回到床頭櫃上,這才安心地舒了口氣。

這時,原本背對著他的太陽突然翻了個身,額頭差點都要碰上他的唇,似乎還是沒有睡醒,規律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撓動主君的心。

主君的左手不能自抑地緊緊握成拳頭,咬牙切詞的很痛苦的樣子。

就在主君的自製力快要破功的時候,太陽終於睜開了眼睛,起身轉臉看瞪著雙眼的主君:“主君醒了?”

太陽的表情自然,就猶如第一個他們一起醒來的早晨一樣,她幸福的微笑在陽光下格外的燦爛。然後很自然地低頭吻了吻主君的唇角:“果然只有在你的身邊才能這麼安心地睡覺。”

主君終於忍不住,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唇瞬即壓了上去,一番輾轉之後,一本正經地說:“太陽,不要一大早就挑戰我的自製力。後果會很嚴重的。”

太陽撇嘴,“切~~”(主君大人不知道,因為他的這句話一個大福利從此離他而去。)

“太陽,你還記得昨晚答應我的事嗎?”

“什麼?”

“章。”循循善誘。

“什麼章?”

 

“想不起來了?”主君靠過去,兩人的鼻尖都快碰到一起。

太陽努力地回憶,然後某些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出現在腦海裡,還有某人說的那句:太恭實,我們明天去把章蓋了吧。果斷地伸手推開身體上方的某人,翻個身,摀住臉,某人實在是太可惡了,怎麼可以一邊對人家上下其手,一邊問人家這種問題。(樓主的雞皮疙瘩呀。。。)

主君不防太陽這一推,險些摔下床,幸好床足夠大。“啊!!我的背!!”故意而誇張的大叫,以吸引太陽的注意力。

果然,太陽立刻很緊張地探過身來,“a pa yo?(疼嗎)”(請自動參考主君恢復記憶後第一次使用苦肉計時的畫面)

主君做痛苦狀,“a pa(疼) ”,然後伸手抱住太陽,立刻變成滿足的表情,“這樣會好一點。”(主君大人,你不要這麼明顯好不好??)

太陽回過神來,“社長ni,已經過了一年多了,傷還沒有好嗎?”

謊言被戳破的某人依然很淡定,繼續扯:“已經好了呀,但是,可能是昨晚運動太激烈了,剛才又撞了一下,所以又疼了。”(樓主不淡定了,不淡定了。。。)

太陽的臉瞬間紅了,甚至連耳根子都紅了,把臉貼在某人的胸口,一副不能見人的樣子。想想又有些恨恨的,於是伸手狠狠地捏了某人腰側的肉。(白襯衫的誘惑。。話說主君胸口的肉肉呀。。。)

主君有些吃痛,但是依然是一副很享受的樣子,繼續循循善誘,“太恭實,還沒有想起來嗎?”

太陽死不認賬,繼續不承認,“沒有。”

“真的沒有想起來?”

“都說沒有了。”就是不承認。

“那我來幫你回憶。”說著,放在太陽腰上的手開始慢慢下滑,到達睡裙的下擺,直到觸到裙下的肌膚。

主君甚至忍不住發出喟嘆,觸感真好。

“啪!”的一聲,主君的手立刻彈了起來,“太恭實!”

太陽從他的懷裡掙脫出來,起身下床,“朱中元xi,我現在也是有一棟建築物的女人了,就這樣跟你去蓋章,是不是太掉身價了?”

 

主君的重點完全放在了“蓋章”二字上了,手腳敏捷地跳到床的另一邊,站到了太陽的面前,雙手握著太陽的肩膀:“太恭實,想起來了,今天要跟我去蓋章?”(主君大人,我表示這一次,你的哲學終於學好了。)

太陽伸手把主君放在她肩上的手扒拉下來,“沒有花,沒有戒指,就這樣讓我跟你去蓋章?”

主君委屈,“我昨天明明有送花給你呀,雖然沒有戒指,但是有太陽項鍊呀。”(主君大人,現在不是摳門的時候。。。)

好像沒錯,昨天晚上確實有收到花。

“而且,你昨晚親口答應的。”主君真有點後悔,應該拿手機錄音的。

“你怎麼可以在那種時候問這個問題??不算!!”

主君立刻心領神會,連戀愛的順序都要那麼在意的女人,如果沒有正式的求婚應該會很遺憾吧,單膝跪地,伸出手執起太陽的手,深情款款,“太恭實xi,你願意嫁給我嗎?”

太陽的滿足永遠都來得那麼簡單,就算沒有花,沒有戒指,眼前這人的一句話就可以讓她感到幸福,“我願意。”

這三個字讓主君的臉上也綻放了大大的笑容,站起來,將太陽抱進懷裡,“太恭實,謝謝。”就算這樣把太陽抱在懷裡,還是覺得不夠,用力地收緊手臂,將她抱得更緊。

過了幾分鐘才終於鬆開,“太陽,我們現在就去蓋章吧?”

“耶?”

“現在!”

“可是。。。”太陽低頭看看兩人的衣著,怎麼看也不像是可以出門的樣子。

主君立刻了然,速度拿起手機給安代理打電話:“限你在半個小時之內,準備一套太恭實的衣服送到我的公寓。”

吩咐完,也不管安代理的反應,立刻掛掉電話。另一邊,安代理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忙音,有點反應不過來,過了N秒,才回過神來,“社長終於修成正果了嗎?”

目睹主君在沒有太陽的世界裡煎熬的375天,安代理對於這樣的結果也是喜聞樂見的,她還來不及替主君開心,突然想起主君剛剛的話,“半個小時!”,於是立刻拿起電話往女裝專櫃打電話。

就算安代理火急火燎,緊趕慢趕,等她到達主君家時也已經是40分鐘之後的事了。

此時,居家好男人上身的主君已經為太陽準備好早餐,並把自己打理好了。(哎,樓主私心不想要別人看到主君的睡衣誘惑。。)

門鈴響起的時候,太陽正在享用愛心早餐,再加上不好意思以當前的姿態面對安代理,於是認真地吃飯,完全當做沒聽見。

主君很自覺地起身去開門。

“不要讓她進來。”太陽突然開口。

主君一愣,然後嘴角忍不住上翹,“太恭實,這麼快就有女主人的自覺了?”

“反正。。反正你不要讓她進來。”多尷尬呀。(表擔心啦,你們的奸情人家早就知道了啦。)

主君沒有應聲,只是含著笑開門去了。

打開門,看見安代理一臉期待的樣子,主君面無表情地接過衣服袋子,“你回去吧。”然後無情地把門關上。

連太恭實的影子都沒有看到的安代理只好掃興地走了,“社長這是要把太恭實xi藏起來?要不要把這進度匯報給副社長聽呢?”(安代理,你這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嗎?)

主君把衣服袋子放在太陽的身旁,“太恭實,吃完了吧?快去換衣服。”把手背到身後,微揚起頭,臉上是憋不住的笑意,等蓋好章,太陽就是我的啦,什麼攝影師,什麼指示牌通通滾一邊去。

雖然在已經對太陽迷戀到不行的主君眼裡,太陽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耀眼的光芒,但是,當穿著白色連衣裙,長發盤起的太陽出現時,主君的一雙眼 ​​還是再次被亮瞎。過了數秒之後,一個箭步衝過去,拿過太陽搭在手臂上的外套,“把外套穿起來。”然後也不管太陽願不願意就要給太陽穿上。

給太陽穿好外套之後,看著太陽,非常滿意地點點頭,“果然還是這樣比較好。”

太陽被他這樣幼稚的行為逗樂,“社長ni,你一定要這樣子嗎?”

主君就當沒聽見,牽起太陽的手,“gaja(走吧)。”

 

番外一(此部分跟正文不連續)

某日凌晨2點,陽平別墅主臥。

主君和太陽相擁而眠ing。“哇。。。”突然隔壁傳來小孩的哭聲。主君伸手掩住太陽的耳朵,繼續睡,完全沒有要搭理的意思。

隔壁的那隻也完全沒有要讓他們繼續睡的意思,繼續哭,越哭越響,簡直要把屋頂震翻。

太陽掙扎著要起來,主君硬是不讓,“a ji ma會哄他的。”拍拍她的後背,明顯的誘哄的意味。(主君大人,現在要哄的是你兒子好不好??你女人現在不用你哄了啦!!)

太陽發狠推開他,“他哭得多傷心呀!”說完立刻下床,穿好鞋子往外跑,“aga,eommaga wassda(寶貝,媽媽來了)”

“太恭實!”主君氣沖沖地坐起來,眼睜睜地看著太陽消失在門口。然後很無奈下床穿鞋子,往隔壁房間走,“這小子就不能讓我摟著太恭實睡到天亮嗎??”咬牙切齒的樣子,大有把兒子塞回老婆肚子裡的衝動。

主君還沒走到隔壁房間,哭聲就已經停下來了。走進房間,果然看到太陽跟little防空洞一起躺在床上。看到主君進去,little防空洞還很得意地跟他做鬼臉。

主君手癢,恨不得揍這小子一頓,可是怕被太陽趕去書房睡,什麼也不敢做。“appa,媽媽今天是我的。”這無疑是火上澆油。

主君終於忍無可忍,走過去,直接把太陽從床上打橫抱起,“小子,你搞錯了,她是我的。”然後轉身就走。

只餘little防空洞在創身上大喊大叫,“eomma!”

“朱中元,你兒子在哭。。。”還未說出的話,已被某人盡數吞入口中。

 

來源:百度貼吧

http://tieba.baidu.com/p/2629860141?pn=3

 

    全站熱搜

    wanglil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