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視劇《孤戀花》(韓瑜版)分集劇情介紹(1-20全集)大結局

精彩大結局及分集內容,如下

from:youtube

 

孤戀花第1集劇情

 

一個描述在九份的故事!

 

世昌與春成以礦工為業,為了生活不怕苦,甚至賭上性命,為老闆挖礦。

 

秋憐與麗雲母女倆與養父金茂同住,金茂以賣唱為生,嗜酒好賭,喝醉酒就拿麗雲出氣,

因積欠大筆賭債,一家人生活困頓,麗雲與秋憐兩人只能靠洗衣服及賣花微薄的收入為生。

 

秋憐與世昌兩人感情穩定,談及婚嫁,金茂為償還賭債,開出大筆聘金為條件,

世昌為娶秋憐而答應金茂,豈料努力兼差存錢的世昌還未存夠錢,金茂就遭債主阿彬逼債,

阿彬鑑於準合夥人小林野對秋憐的覬覦,便以賭債及逼迫金茂將秋憐賣給小林野一夜。

金茂為還債不得已只好設計秋憐答應。

 

不知情的世昌,溪邊巧遇準備尋短的秋憐,秋憐情緒激動拒絕世昌……

 

孤戀花第2集劇情

 

還清賭債後,金茂愧對之下不計較聘金多寡,要世昌娶秋憐入門,

 

世昌開心之馀,但母親清泉嫂卻對金茂態度的轉變有所顧忌。

 

對春成癡情的秀霞,藉黑貓嬸外出之際,設計春成與之發生關係,藉此使春成不得不娶秀霞為妻。

 

秋憐心靈受創,整天待在房間裡,世昌來找,金茂一家人編謊說秋憐去基隆做事,世昌不疑有他。

 

但因時間一久,秋憐仍沒消沒息,世昌覺得事有溪蹺。

 

秋憐發現竟然懷孕傷心跳崖尋短,所幸無礙被麗雲救回,麗雲幫燉藥墮胎,卻始終無效,

 

秋憐改變心意要留下小孩,於是金茂麗雲設計灌醉世昌,與秋憐共眠,讓世昌誤以為已跟秋憐上床,就不會質疑懷孕之事。

 

秋憐看新娘服,小林野出現,秋憐氣憤咬傷小林野的手,並歸還所送的新娘服。

 

結婚當日,世昌來迎娶,秋憐因心虛內疚仍忐忑不已,擔心東窗事發,猶豫不想嫁世昌…!

 

 

秋憐還是與世昌結為夫妻,金茂夫妻也因事情有圓滿的解決而鬆了口氣!但秋憐嫁給世昌後,整天擔心遭看穿而過得忐忑不安。

 

臨盆之際,秋憐產下一女。同時,礦坑爆破意外,世昌一行人受困坑內。

 

當大家絕望之際,秋憐仍不放棄地帶頭開挖,​​才依稀聽見世昌的聲音,使大家燃起希望將世昌一行人解救。

 

因秋憐8個月即生產,清泉嫂對世昌提出女嬰身世的懷疑,加上礦坑意外,認定此嬰將帶來不幸,堅持將其送人,

 

秋憐為挽留孩子,情急之下說出小孩不是世昌的事實…

 

孤戀花第4集劇情

 

清泉嫂氣憤要秋憐一家洗門風,世昌也傷心不能諒解,背負罵名的秋憐為了孩子別跟隨自己吃苦,決定隱瞞世昌與金茂,將女嬰及賣身所得,一併交付春成倆夫妻遠走他鄉。

 

隨後趕來的金茂得知錢與孩子皆送人,氣憤沖向麗雲秋憐,三人爭吵拉扯,不幸皆掉落谷底。世昌找到秋憐屍體親手將她埋葬,傷心離開九份,踏上尋找秋憐女兒之路…

 

八年後,春成秀霞帶著天慧(秋憐女),憑秋憐所留的錢,有了一番事業,並育有一男俊賢,春成心懷感恩,偏愛天慧,遭愛子心切的秀霞反感,常把天慧當家傭使喚。

 

孤兒江海於基隆港口擦鞋為生,等待父親歸來,於收容所內認識雙眼失明的金茂,兩人逃出,自此相依為命。

 

世昌離開了礦坑生活,化名為正男,替角頭老大福哥解圍而遭其延攬。

 

林千山(小林野)之女-淑君,受不了養母秋香的歧視離家尋生母,途中遭白梅偷走錢包,因錢包內的照片讓白梅得知淑君乃其親生女。

 

白梅因缺錢流落街頭,被小溷溷欺負,危急之時被世昌所救…

 

 

俊賢調皮捉弄天慧,造成廚房大火,兩人受困,春成為救兩人重傷送醫,

 

而林千山為賺錢將劣質品轉手春成,加上春成龐大的醫藥費,使春成家資金難以週轉,

 

鑑此天慧找上千山,不料求情遭拒,而天慧的神情讓千山想起了秋憐。

 

秀霞認為天慧命硬,替家裡帶來厄運,遂瞞著春成將天慧賣入茶室;

 

另一邊淑君為尋母遭也騙入茶室,兩人被朝陽與江海聯手救出,四人因而結識,秋憐留給天慧的砂金項鍊落入朝陽手中。

 

千山感念江海救女之恩,應淑君要求欲把江海帶在身邊,江海因不忍丟下金茂,斷然拒絕…

 

孤戀花第6集劇情

 

天慧擔心再次被抓走,經與金茂討論,建議天慧離開花蓮,天慧途中因救白梅而受傷,最後被白梅收留。

 

十二年後,天慧改名白玉蘭,與白梅移居基隆,白梅因正男的提拔成為舞廳的經營者,

 

正男因對秋憐的思念,遲遲不肯接受白梅的感情,白梅時常藉酒澆愁。

 

經營醬油工廠的朝陽與玉蘭街道擦撞,玉蘭遺落與親生父相認的懷錶,遭朝陽撿走,

 

朝陽回想起小時往事,得知玉蘭即是天慧,盼能再見玉蘭將錶與項鍊歸還。

 

自從金茂不告而別後,江海投身千山為其得力助手,

 

對淑君頗具好感的江海,卻不知在淑君眼中只是哥哥的形象,畢業回卻仍跟後母不合…;

 

而淑君弟弟誌中卻是不折不扣媽寶,整天流連舞廳,沉迷歌女婷婷…

 

正男(高世昌)看見神似秋憐的玉蘭,泛起對秋憐的思念,日夜尋找其身影,不知她就是白梅的養女。

 

孤戀花第7集劇情

 

淑君仍遭後母秋香排擠,淑君提出出國唸書的要求,想藉此遠離家裡,遭千山反對,

 

千山卻希望幫淑君安排相親,藉此來拓展事業,淑君拒絕,提出進公司上班的要求,千山則開出要淑君研發出新款醬油為條件的任務!

 

江海、淑君、玉蘭及朝陽,四人因大豆的事的巧遇而久違重逢。朝陽將懷錶與當年的砂金項鍊歸還玉蘭,玉蘭為報答將金砂項鍊留給朝陽,兩人互有好感。淑君為了完成千山開出的任務進公司上班,找上開醬油廠的朝陽幫忙,朝陽認真教導淑君,淑君則對朝陽的產生好感,使江海吃味。離開醬油廠,江海開車戴淑君,淑君興奮的說著朝陽的好,使江海吃味,此時誌中喝醉酒差點被江海撞到,兩人關心誌中,誌中不領情,淑君要志中振作,並讓江海戴誌中回去。淑君逛街想買禮物感謝朝陽,巧遇正為白梅擔心的玉蘭,倆人聊到感情為彼此祝福,卻不知喜歡上的是同一人。

江海、淑君、玉蘭及朝陽,四人因大豆的事的巧遇而久違重逢。朝陽將懷錶與當年的砂金項鍊歸還玉蘭,玉蘭為報答將金砂項鍊留給朝陽,兩人互有好感。

 

淑君為了完成千山開出的任務進公司上班,找上開醬油廠的朝陽幫忙,朝陽認真教導淑君,淑君則對朝陽的產生好感,使江海吃味。

 

離開醬油廠,江海開車戴淑君,淑君興奮的說著朝陽的好,使江海吃味,此時誌中喝醉酒差點被江海撞到,兩人關心誌中,誌中不領情,淑君要志中振作,並讓江海戴誌中回去。

 

淑君逛街想買禮物感謝朝陽,巧遇正為白梅擔心的玉蘭,倆人聊到感情為彼此祝福,卻不知喜歡上的是同一人。

 

孤戀花第8集劇情

 

千山出國出差,秋香趁千山不在的時間,為了氣淑君而以副董事長身份認命誌中為總經理,淑君、江海錯愕。一方面,淑君積極認真地研發醬油,秋香見狀暗中攪局破壞。淑君至醬油廠向朝陽請教,表明研究醬油的目的,明芳驚 ​​訝擔心,朝陽認為明芳想太多。白梅為了親近親生女兒淑君,鬼祟跟踪,而不小心遭車擦撞跌倒,淑君見狀上前關心,並拿出手帕替她擦拭,白梅感動。朝陽帶便當打算與玉蘭共進午餐,出發時遇淑君,淑君誤解位自己準備而順手接過便當,朝陽尷尬藉口離去,留下會錯意而開心的淑君。淑君時常去醬油廠學習,且主動幫明芳忙,使明芳對淑君產生好感。

千山出國出差,秋香趁千山不在的時間,為了氣淑君而以副董事長身份認命誌中為總經理,淑君、江海錯愕。一方面,淑君積極認真地研發醬油,秋香見狀暗中攪局破壞。淑君至醬油廠向朝陽請教,表明研究醬油的目的,明芳驚 ​​訝擔心,朝陽認為明芳想太多。

 

白梅為了親近親生女兒淑君,鬼祟跟踪,而不小心遭車擦撞跌倒,淑君見狀上前關心,並拿出手帕替她擦拭,白梅感動。

 

朝陽帶便當打算與玉蘭共進午餐,出發時遇淑君,淑君誤解為自己準備而順手接過便當,朝陽尷尬藉口離去,留下會錯意而開心的淑君。

 

淑君時常去醬油廠學習,且主動幫明芳忙,使明芳對淑君產生好感。

 

朝陽替玉蘭送便當,為了保護便當整個人倒栽在田裡,玉蘭感動,向朝陽訴說往事,朝陽欲藉機表白,玉蘭害臊打斷藉口離去,朝陽邀玉蘭明晚吃飯。

 

男哥無意間看見玉蘭的相片,誤以為是秋憐,開心的去碼頭,期待可以相遇。萬不料被誌中、阿凱二人偷襲打成重傷,所幸被路過的玉蘭送去醫院。

 

江海藉相識週年紀念請淑君吃飯,淑君開心,想邀朝陽一起去,朝陽正好也約玉蘭吃飯,於是三人於餐廳內等待玉蘭,

 

朝陽不小心掉出原本要送玉蘭的對鍊,卻被淑君誤解是禮物收下,朝陽無奈,江海吃醋難過離去。

 

誌中發現江海錢包裡淑君的照片,淑君錯愕,使江海不得不向淑君攤牌,兩人關係尷尬。

 

江海找朝陽到自己房間,展示牆上滿滿淑君的照片,告知朝陽淑君對他的愛慕,並希望朝陽能夠好好疼惜淑君,朝陽為難。

 

男哥在醫院醒來見到貌似秋憐的玉蘭感動,藉報恩為由以昌哥的身分邀請玉蘭吃飯。

 

男哥出院回到家,驚見白梅早在他家等候多時,白梅得知男哥去找貌似秋憐的人,瞭解男哥心裡沒有她,便傷心離開。

 

玉蘭回到家看見久候多時的朝陽,朝陽拿出對鍊來不及解釋,玉蘭便將手鍊收下,朝陽見狀也不便多說。

 

玉蘭見白梅為了男哥又喝得爛醉,同情不捨。

 

 

男哥藉和玉蘭吃飯時試探性地問她父母的來歷,得知玉蘭有媽媽,便打消她是秋憐女兒的假設。淑君將第一次研發好的醬油讓江海試吃,不料醬油味道極差,江海鼓勵淑君再接再厲,兩人的尷尬化解。

男哥藉和玉蘭吃飯時試探性地問她父母的來歷,得知玉蘭有媽媽,便打消她是秋憐女兒的假設。淑君將第一次研發好的醬油讓江海試吃,不料醬油味道極差,江海鼓勵淑君再接再厲,兩人的尷尬化解。

 

誌中準備蹺班去聽婷婷唱歌,被秋香制止,勸誌中找個好對象安定下來,誌中拒絕說非婷婷不娶,於是秋香找江海替誌中約婷婷吃飯。

 

江海獨自前往歌廳卻阿德等人阻攔,江海以性命擔保婷婷安危,婷婷因欣賞江海的氣度而答應。

 

誰知飯還沒吃婷婷就被秋香的冷言冷語氣走,江海安全護送婷婷回歌廳,婷婷對江海留下好感。

 

玉蘭到歌廳想找男哥幫白梅說話,剛好男哥在訓人,留下壞印象,兩人又失之交臂, 玉蘭落寞離開,

 

被路過歌廳的明芳看見,誤會玉蘭是愛慕虛榮的女生,對她留下壞印象。

 

玉蘭來醬油廠替朝陽送便當,明芳刻意對玉蘭冷澹,玉蘭尷尬離去,

 

朝陽忙跟出去,載玉蘭去看夕陽,藉兩人獨處時向玉蘭表白,兩人定情。

 

淑君上街買禮物給朝陽當作回禮,忘記帶錢,被出門散心的白梅遇到,白梅替她先付,藉此製造母女兩人相處的機會。

 

男哥藉玉蘭畢業當天邀請玉蘭至家中吃飯,知道玉蘭喜歡玫瑰,特地連夜親手在庭園中種滿園玫瑰花。

 

白梅以為男哥已有喜歡女人難過,路上碰到秋香被揶揄!

 

江海,朝陽,玉蘭,淑君四人約會吃飯。

 

飯局中淑君才知道跟玉蘭愛上同一個男人,也因此對玉蘭產生很大的誤會。

 

朝陽不知如何解釋這場誤會,傷心欲絕的淑君只有離開,飯局不歡而散。

 

孤戀花第10集劇情

 

男哥再次邀玉蘭吃飯,沒想到玉蘭帶朝陽一同赴約,情敵出現,男哥心裡萬般不是滋味。男哥、朝陽、玉蘭三人飯後,男哥朝陽兩人爭相送玉蘭回去,玉蘭不想麻煩兩人,自己離去,男哥向朝陽試探其對玉蘭的感情,朝陽不疑有他,全盤脫出,使男哥倍感威脅,決心更努力。為了更接近玉蘭,於是男哥買下了南北雜貨公司,成為玉蘭的老闆。淑君邀白梅想還錢給她,白梅愛女心切卻不敢承認,只有試探一問,淑君對親生母親印像極差,不敢相認,傷心難過。

男哥再次邀玉蘭吃飯,沒想到玉蘭帶朝陽一同赴約,情敵出現,男哥心裡萬般不是滋味。男哥、朝陽、玉蘭三人飯後,男哥朝陽兩人爭相送玉蘭回去,玉蘭不想麻煩兩人,自己離去,

 

男哥向朝陽試探其對玉蘭的感情,朝陽不疑有他,全盤脫出,使男哥倍感威脅,決心更努力。

 

為了更接近玉蘭,於是男哥買下了南北雜貨公司,成為玉蘭的老闆。

 

淑君不想放棄朝陽,為了研發醬油,努力去莊記學習。

 

明芳嫌棄玉蘭出身,為了讓朝陽放棄玉蘭,便叫朝陽請玉蘭來家中吃飯。

 

朝陽以為明芳開始接受玉蘭,但明芳避開朝陽,要求玉蘭離開朝陽,玉蘭見明芳堅持反對,也只好難過答應,傷心離去。

 

朝陽察覺異狀,質問明芳,明芳表示反對玉蘭,朝陽拒絕忙追出,向玉蘭道歉並承諾要說服明芳贊成兩人的感情,兩人在雨中擁吻。

 

玉蘭擔心白梅,想幫忙邀男哥來家裡替白梅慶生,​​但卻找不到男哥,此時看到化名男哥的世昌,心想將昌哥介紹給白梅認識,於是邀請他至家中吃飯。

 

白梅也邀請淑君來家中過生日,淑君得知玉蘭是白梅的女兒,加上對玉蘭的不諒解,難過離開,白梅得知淑君和玉蘭竟愛上同一個男人,開始煩惱。

 

受邀來到玉蘭家作客的男哥,察覺玉蘭就是白梅的女兒,準備做好攤牌的打算,

 

但玉蘭不知昌哥就是白梅所深愛的男哥,白梅也不知玉蘭為男哥所愛,男哥不忍說穿,使白梅誤會男哥而重新燃起希望。

 

得知玉蘭為白梅養女的男哥,再次懷疑玉蘭為秋憐之女的可能,於是尋問玉蘭的身世而獲得證實,內心激動不已。

 

婷婷因想念江海決定去公司找他,卻在門口遇見誌中,幸好江海及時出現解圍。

 

江海送婷婷回家,在婷婷家門口聽見熟悉的月琴聲,使他想起失散多年的青瞑阿公。

 

竟發現是失散多年的阿公金茂,兩人欣喜重逢,長談過去的一切,金茂邀江海來家裡坐坐,得知金茂即是婷婷的舅公,三人意外驚喜!

 

淑君邀白梅想還錢給她,白梅愛女心切卻不敢承認,只有試探一問,淑君對親生母親印像極差,不敢相認,傷心難過。

 

孤戀花第11集劇情

 

秋香為了誌中來婷婷家中提親欲用錢收買,金茂、婷婷兩人不悅回絕,秋香氣憤離去。淑君研發新款醬油有進展,味道變鮮甜,此時白梅找來,淑君因對玉蘭的心結而刻意遠離白梅,讓渴望多關心親生女兒的白梅心裡難受。

秋香為了誌中來婷婷家中提親欲用錢收買,金茂、婷婷兩人不悅回絕,秋香氣憤離去。淑君研發新款醬油有進展,味道變鮮甜,此時白梅找來,淑君因對玉蘭的心結而刻意遠離白梅,讓渴望多關心親生女兒的白梅心裡難受。

 

江海開心前去雜糧行邀請玉蘭去金茂家吃飯,巧遇來接玉蘭下班的朝陽,此時男哥陪著玉蘭走來,江海驚訝玉蘭新老闆就是男哥;男哥發現朝陽身上有自己送的砂金項鍊,吃味。朝陽邀玉蘭去看電影,男哥藉故要玉蘭加班,朝陽無奈離去,事後江海告訴玉蘭男哥的真實身分。氣憤的向男哥攤牌,表明白梅對他的感情,男哥拒絕,並隱藏自己對玉蘭的覬覦,只說自己心早有所屬。玉蘭在得知男哥不可能去愛上白梅,急勸白梅放棄。白梅因為親情,愛情兩頭空情緒激動,玉蘭發現上前關心,白梅卻要求玉蘭讓出朝陽給淑君…

 

男哥不甘心玉蘭將砂金項鍊送給朝陽,阿德不捨。朝陽帶著蛋糕前往金茂家途中,遭阿德開車行搶項鍊,朝陽為保護砂金項鍊而受傷送醫,男哥得知氣罵阿德自作主張,隨後愧疚的藉故至醫院關心,朝陽因淑君自願捐血撿回一命,讓明芳對淑君的印象更好。朝陽因為項鍊受傷,明芳責怪玉蘭,玉蘭難過,起念要讓出朝陽。

 

婷婷看見玉蘭遺留的懷錶,讓金茂猜測玉蘭很有可能是秋憐的女兒,金茂趕去醫院找玉蘭尋問得到證實,內心激動不已,但沒有勇氣​​相認。朝陽醒來後顧不得自己的傷未痊癒,獨自跑去找玉蘭。玉蘭為了讓朝陽知難而退,便假藉和說已和男哥在一起,傷心的朝陽只好離去,白梅見狀怒甩玉蘭耳光,誤會玉蘭真跟男哥一起…

 

孤戀花第12集劇情

 

白梅怒甩玉蘭耳光,傷心斥責玉蘭竟勾引男哥,玉蘭解釋,白梅見合情合理,鬆了口氣。白梅至雜糧公司替男哥送便當,男哥不在遇到阿德,白梅向阿德打聽男哥的感情對象,阿德不願將真相說出,只暗示了白梅,白梅仍沒有會意過來。淑君拿研發成功的醬油給明芳試吃,明芳提出將醬油賣給莊記的想法,讓淑君在愛情與家族間掙扎。玉蘭心情不好去找金茂,金茂藉機把往事說成故事來試探玉蘭,結果玉蘭的不諒解讓金茂難以與玉蘭相認。金茂由江海口中得知,玉蘭因明芳與白梅的反對,為感情煩惱著,金茂決定為玉蘭前去醫院找朝陽勸說,正好白梅與明芳找來,兩人堅持反對玉蘭與朝陽,金茂無奈。誌中用自己的方式向婷婷道歉、表白,婷婷不領情勸誌中努力向上,誌中受到刺激決心奮發圖強,從頭努力,誌中的改變讓淑君與秋香欣慰。

白梅怒甩玉蘭耳光,傷心斥責玉蘭竟勾引男哥,玉蘭解釋,白梅見合情合理,鬆了口氣。白梅至雜糧公司替男哥送便當,男哥不在遇到阿德,白梅向阿德打聽男哥的感情對象,阿德不願將真相說出,只暗示了白梅,白梅仍沒有會意過來。

 

淑君拿研發成功的醬油給明芳試吃,明芳提出將醬油賣給莊記的想法,讓淑君在愛情與家族間掙扎。

 

玉蘭心情不好去找金茂,金茂藉機把往事說成故事來試探玉蘭,結果玉蘭的不諒解讓金茂難以與玉蘭相認。金茂由江海口中得知,玉蘭因明芳與白梅的反對,為感情煩惱著,金茂決定為玉蘭前去醫院找朝陽勸說,正好白梅與明芳找來,兩人堅持反對玉蘭與朝陽,金茂無奈。

 

誌中用自己的方式向婷婷道歉、表白,婷婷不領情勸誌中努力向上,誌中受到刺激決心奮發圖強,從頭努力,誌中的改變讓淑君與秋香欣慰。

 

金茂和多年不見的阿明相遇,阿明告訴金茂小林野就是林千山,

 

此時江海護送回國的千山經過,阿明上前欲對千山不利,遭江海出手製止,

 

金茂得知玉蘭跟淑君竟是同父異母的姊妹,也勸勸江海離開林千山…。

 

回國的千山嚐過淑君做的醬油,十分滿意,決定成立醬油廠,讓淑君經營,

 

淑君為了朝陽卻決定將醬油祕方交給莊記生產,千山氣憤。

 

莊記因淑君新研發的醬油接到一大堆訂單,明芳開心,

 

淑君則煩惱著與千山的衝突,於是朝陽勸明芳將祕方還淑君,淑君回絕,明芳感動並勸朝陽應把握淑君,朝陽不以為然。

 

千山給了淑君第二次進公司的機會,希望她成功研發第二次,

 

白梅來千達公司找淑君,淑君冷澹以對,此時千山來到,找白梅至咖啡廳談話,要白梅別再來找淑君,

 

白梅怪千山沒好好照顧淑君,兩人對峙著,秋香來到見兩人拉拉扯扯,氣忿上前與白梅起爭執,

 

此時淑君前來製止,得知白梅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親生母親,驚愣…

 

 

淑君得知白梅就是自己親生母親,難過哭奔離去。白梅跟上,淑君責怪白梅的不負責任,白梅難過。江海得知淑君的事,找到淑君忙安慰她,勸她原諒白梅與她相認,淑君掙扎。傷心的白梅向男哥哭訴,卻無意中發現秋憐的畫像,誤認為是玉蘭,回想起阿德的暗示,恍悟玉蘭即為男哥所愛,男哥不知如何解釋,白梅無法承受,傷心奔離。半路遇玉蘭,拉玉蘭去頂樓,白梅忿恨斥責玉蘭,欲把她置於死地,男哥與阿德趕到上前喝止,白梅拿玉蘭當威脅,欲與玉蘭同歸於盡,玉蘭掙扎開,白梅往下掉,男哥及時抓住,白梅一心尋死,開始掙扎,此時江海帶著淑君過來見狀,親眼目睹白梅墜落,淑君在白梅死前與她相認,男哥與玉蘭跑來,白梅被男哥擁入懷中,並帶著對玉蘭的恨意死去。

淑君得知白梅就是自己親生母親,難過哭奔離去。白梅跟上,淑君責怪白梅的不負責任,白梅難過。江海得知淑君的事,找到淑君忙安慰她,勸她原諒白梅與她相認,淑君掙扎。

 

傷心的白梅向男哥哭訴,卻無意中發現秋憐的畫像,誤認為是玉蘭,

 

回想起阿德的暗示,恍悟玉蘭即為男哥所愛,男哥不知如何解釋,白梅無法承受,傷心奔離。

 

半路遇玉蘭,拉玉蘭去頂樓,白梅忿恨斥責玉蘭,欲把她置於死地,男哥與阿德趕到上前喝止,

 

白梅拿玉蘭當威脅,欲與玉蘭同歸於盡,玉蘭掙扎開,白梅往下掉,男哥及時抓住,白梅一心尋死,開始掙扎,

 

此時江海帶著淑君過來見狀,親眼目睹白梅墜落,淑君在白梅死前與她相認,男哥與玉蘭跑來,白梅被男哥擁入懷中,並帶著對玉蘭的恨意死去。

 

事後淑君獨自躲在房間難過,千山前來安慰卻遭淑君指責,千山難堪說出狠話,淑君難過,江海心疼淑君,也對千山的無情不滿。

 

朝陽、淑君、江海、玉蘭來到白梅的墓前,淑君始終對玉蘭無法原諒,不斷斥責與甩她巴掌,玉蘭默默承受。

 

玉蘭因白梅的死對男哥無法諒解,辭去雜糧行的工作,男哥自責。

玉蘭為了彌補白梅和淑君,約朝陽見面且提出分手,並將手鍊還給朝陽,朝陽不接,玉蘭賭氣將手鍊丟掉,難過轉身離去…

 

孤戀花第14集劇情

 

朝陽緊張忙把被丟掉的手鍊找回,難過離去,玉蘭之後心急跑來,欲把手鍊找回,卻一無所獲,難過傷心….。玉蘭找新工作四處碰壁,卻不知一切是男哥暗中阻撓,心情不好的玉蘭來找金茂,金茂好奇打聽男哥的為人,卻從玉蘭口中得知男哥即是高世昌,金茂開始擔心自己身分曝光遭世昌報復,內心驚恐。淑君將醬油祕方交由莊記生產,明芳為湊合朝陽與淑君,前去找林千山,希望兩方能建立親家與生意合作關係。不料千山提出收購莊記的要求,明芳氣惱拒絕,千山便暗中用計栽贓莊記,使之名聲受損、訂單損失,淑君為此找上千山幫忙,千山不肯…;玉蘭也得知莊記出事,心疼朝陽而主動找上男哥幫忙,男哥卻提出要玉蘭將朝陽感情放掉與將砂金項鍊要回來為條件,玉蘭猶豫…。千山用支票收買衛生局長後,走出咖啡廳巧遇貌似秋憐的玉蘭,千山驚訝。

朝陽緊張忙把被丟掉的手鍊找回,難過離去,玉蘭之後心急跑來,欲把手鍊找回,卻一無所獲,難過傷心….。玉蘭找新工作四處碰壁,卻不知一切是男哥暗中阻撓,

 

心情不好的玉蘭來找金茂,金茂好奇打聽男哥的為人,卻從玉蘭口中得知男哥即是高世昌,金茂開始擔心自己身分曝光遭世昌報復,內心驚恐。

 

淑君將醬油祕方交由莊記生產,明芳為湊合朝陽與淑君,前去找林千山,希望兩方能建立親家與生意合作關係。

 

不料千山提出收購莊記的要求,明芳氣惱拒絕,千山便暗中用計栽贓莊記,使之名聲受損、訂單損失,淑君為此找上千山幫忙,千山不肯…;

 

玉蘭也得知莊記出事,心疼朝陽而主動找上男哥幫忙,男哥卻提出要玉蘭將朝陽感情放掉與將砂金項鍊要回來為條件,玉蘭猶豫…。

 

千山用支票收買衛生局長後,走出咖啡廳巧遇貌似秋憐的玉蘭,千山驚訝。

 

明芳與朝陽忙應付排山倒海要求賠償的電話,與抗議的員工,此時衛生署告知莊記生產的加味醬油確實有加人工色素,等於宣布莊記的死刑。

 

看著即將倒閉的莊記,明芳難過地說起自己獨自撐起莊記的往事,並自責的將招牌拿下,朝陽難過。

 

玉蘭為了彌補淑君,將房地契交給淑君,自己搬離,淑君理所當然的接受,

 

玉蘭帶著行李來到金茂家專程向金茂他們辭行,

 

金茂為挽留好不容易找到的孫女,不得已說出真相,玉蘭無法承受奔離,

 

金茂追去,途中玉蘭聽到車子撞擊的聲音,誤以為金茂遭撞,急忙回頭找去,所幸金茂無事,

 

祖孫倆正式相認,金茂向玉蘭懺悔,玉蘭釋懷原諒,追問自己的親生爸爸與媽媽的愛人,金茂擔心世昌會報復,則說服玉蘭日後再說。

 

朝陽擔心玉蘭去向,認為玉蘭會找金茂,便找上金茂,金茂因受玉蘭所託,於是辯稱玉蘭沒來他這裡,朝陽難過離開,玉蘭難受!

 

 

淑君將自己存摺與玉蘭給的房地契拿給明芳,明芳與朝陽將房地契與存摺退還給淑君,

 

此時男哥找上明芳,提出只要讓朝陽娶淑君,並將砂金項鍊還給他,就能讓莊記回到先前的樣子,明芳欣然答應簽約。

 

明芳將男哥條件告訴朝陽,朝陽氣憤拒絕,明芳為了挽回莊記索性以死相逼,朝陽無奈答應。朝陽悲憤找上男哥,激動地將砂金項鍊扔還給他…

    wanglil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