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金的地》劇情以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為背景,講述特殊時期的鄉村奮鬥故事。


戰爭不僅分裂了土地,也製造出無數的離​​散家庭。
雖然飽受痛苦卻從不停止尋求治癒的家族之愛,為我們勾勒出那一輩人生活的一個側面,他們心藏著連父母和子女的生死都無法得知的悲痛,卻也在堅強的生活。

A

精彩大結局

來源:YOUTUBE

本影片僅供交流試看之用請勿用於商業行為及轉載若喜歡本片請支持正版

 

B

鄭純金-姜藝瑟 飾  
賣藥人的女兒,在集市上長大,是一個性格非常潑辣的孩子。
也是一個把爸爸像上天一樣孝順著的孝女。
她心愛的人與她離開,她只能用那個男人的人參種子,在純金的土地上栽種,最終她成為那塊土地上的女中豪傑。
她從小被媽媽遺棄,雖然媽媽近在咫尺,卻不能叫一聲媽媽。
而她的媽媽,卻把別人的孩子當成親女兒一樣撫養和付出母愛。

C

姜宇昌-姜恩卓 飾
開城參商的兒子。
給這個北邊的農村帶來了臨江津的人參種子。是深愛鄭純金的男人。
但是父親的死亡讓他對發誓要對「世運堂」報仇,因此做出了扭曲的選擇,一生都在付出殘酷的代價。是個強而悲傷的男人。

D

韓真卿-白勝熙 飾  
治修同父異妹妹,及後成為「世運堂」的主人。是一個自我意識強烈,野心極大的人物,因此而走向自討野心極大的人物,因此而走向自討滅亡的道路。
把喜歡純金的宇昌視為自己的男人來看待,雖然和他生下了小孩,但得知宇昌死亡的消息後,發瘋似的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拋棄了。

E  

尹正洙-李秉勳 飾  
戰爭孤兒,農馬洲出身,在宇昌的幫忙下,成為藥劑師,並承擔起養育照顧宇昌的遺腹子的責任。
是一個長得清秀水靈的美男,還非常有幽默感,是一個德才兼備的最佳新郎人選。
但他的一生中,只等待一個女子,眼中只有一個她——鄭純金。

【分集劇情】
第1集
  這是個戰爭一觸即發的年代,藥店家的女兒鄭純金和父親秀福來到一個貧瘠的村莊避難尋親。純金隨身的包袱被人偷走,姜宇昌好心幫她要回卻被她當做小偷。學校在炮火中坍塌,孩子們只能在室外搭建的帳篷中上課。秀福帶著純金一早在集市上擺攤唱戲賣藥材,他隨即與大哥金奉達重逢,秀福向奉達打聽池恩熙的消息。

第2集
  純金在去洗衣服的路上再次遇見宇昌,宇昌因其父外出未歸傷心落淚。秀福與奉達喝酒敘舊,奉達告訴秀福曾在東邊山上見過池恩熙。酒醉歸來的秀福告知純金母親還活著的消息,純金因此陷入深思。秀福為找到池恩熙,他特意到村子路口等候。美國部隊運來湯,聞訊趕來的世運堂家大小姐與困窘的順錦同喝一碗湯。

第3集
  世運堂夫人斥責世雅讓大小姐真卿外出,世雅被迫向她道出自己身世。酒肆大媽欺騙晚來的乞丐兄弟湯已賣光,純金挺身而出為乞丐兄弟主持公道。宇昌看見純金與其父在一起其樂融融,他內心也感受到一絲暖意。乞丐兄弟告知宇昌他的父親已經回來,宇昌興奮的朝父親回來的方向奔去。世運堂大少爺駕車回家,他為世雅帶上婚戒。

第4集
  純金正式去學校上課,同學們聽到純金的演唱後紛紛對她刮目相看,德九與香子因此跟純金交朋友。秀福照舊去集市賣藥,食不果腹的村民卻只想換糧食。乞丐兄弟被混混打傷,傑裡營的洋公主出手相救,並向哥倆打聽世運堂大小姐的情況。純金弄丟母親頭花四下尋找,頭花卻被香子撿到,香子帶著頭花出現在世雅的面前,世雅無法抑制自己對女兒的思念。

第5集
  失蹤的純金被秀福領回家,秀福答應純金一定找回其母。美子姐妹談論世雅對頭花的特殊感情,少爺聽見後心裡很不是滋味。真卿上學的請求被少爺批准,世雅帶著真卿同去學堂。真卿告知純金「ILOVEYOU」的含義,純金羞愧自己曾給宇昌說過此話。德九與香子發現宇昌父親經常出入山間,德九母不禁對宇昌父起疑。

第6集
  秀福替奉達推車叫賣經過世運堂,世雅聞聲跑出卻不見其人。德九母趁宇昌父出門進房查探,不料宇昌父卻在此時歸來,德九母面對他十分羞愧。乞丐兄弟幫純金找到頭花,宇昌卻誤認慶秀為小偷,純金向宇昌解釋事情真相。少爺發現購買的紅參非本地所產,他派司機調查紅參來處。司機遇見秀福尾隨一路,秀福認出司機是從事密收的人。

第7集
  奉達無意間撞見世雅,德九母告訴奉達世雅已為世運堂之妻,奉達因此不知所措。世雅思念女兒心切,少爺知情後願為世雅分憂。為找到失蹤妻女,宇昌父尋求部隊朴社長幫助。司機向少爺報告紅參出自開城人之手,少爺決定設法找出此人。德九母把過期洋餅乾賣給真卿,真卿吃後病倒。秀福把真卿送回世運堂,純金趕來送藥卻遭夫人打罵。

第8集
  德九母告訴奉達秀福去過世運堂,奉達擔心秀福已見到世雅。少爺派司機去調查真卿生病的原因,司機找到賣過期餅乾的德九母,德九母為此受到威脅。純金發現宇昌沒回家外出尋找,慶秀答應幫純金找到宇昌。世雅從真卿的口中得知丈夫與女兒的下落,世雅衝出家門想要尋找他們。宇昌告訴秀福純金被夫人打傷,秀福氣急之下衝進世運堂。

第9集
  秀福來世運堂為女兒討公道,卻遭少爺司機毒打。朴社長帶回姜氏妻女下落,姜氏(宇昌父)知道妻女安全激動萬分。奉達來世運堂找到世雅,世雅難掩內心痛苦。夫人來到妓院打聽仁玉下落,原來仁玉本是真卿的親生母。慶秀在仁玉住處找到正洙,並警告正洙以後不能再來找賣酒又賣肉的洋公主仁玉。純金和宇昌來到世運堂,世雅見到女兒純金落下傷心的淚水。

第10集
  姜氏欲借奉達漁船到北韓接回妻女,但戰勢讓奉達內心誠惶誠恐。德九母偷聽到姜氏與奉達談話,他以婦人之見誤認姜氏為間諜,並意圖申報此事。姜氏將妻子裙角遞給宇昌,宇昌知道母親活著異常激動。仁玉心中冤屈難抒,她因此醉酒暈倒,秀福將她背回酒肆照顧。純金隨秀福去市場賣藥,世雅聞訊趕來與丈夫秀福重逢。

第11集
  世雅坦白再婚實情,秀福難過世雅已為別人妻子。姜氏把宇昌帶到山裡找到紅參藏處,宇昌怪罪父親為帶紅參種子錯失母親。德九母到世運堂幫忙做辣白菜,她無意間向夫人透露賣藥人秀福與世雅有往來。純金知道父親被世運堂裡的人打傷,她將世雅贈予的襪子歸還。少爺與司機路遇劫匪,兩人均被歹徒打傷,少爺為保命交出巨款。

第12集
  少爺受傷進了醫院,世雅與少爺離婚的事擱置,秀福為此黯然神傷。德九母來世運堂索要勞務費,夫人偶然間聽見德九母談起仁玉非常生氣。真卿告訴世雅秀福受傷未康復,世雅跟蹤純金見到了相依為命的父女倆。妓院老婊來世運堂報告仁玉近況,夫人找到仁玉並警告她別再去世運堂。司機要求警察局調查姜氏,警察局夜裡來酒肆抓走了秀福、奉達與姜氏。

第13集
  純金告訴宇昌其父被警察抓走,警察局準備以間諜罪處置秀福與姜氏。奉達跑到小賣部找德九母對峙,酒肆老闆娘察覺德九母的劣行。夫人告訴少爺世雅想要離婚,並希望少爺懲治傭人仁玉,不料少爺卻揭穿夫人多年來的卑鄙行為。純金求助仁玉希望她幫忙救出秀福與姜氏,仁玉來到首爾醫院找到少爺,少爺竟狠心讓仁玉別再出現。

第14集
  警察局將秀福與姜氏釋放,他倆特意到醫院感謝少爺。秀福在醫院碰巧撞見世雅,世雅神色慌張的將買給純金的鞋交給秀福。姜氏與少爺達成紅參交易,少爺答應幫姜氏找回妻女。世雅告訴少爺她已找到家人並希望能回到他們身邊,少爺為此不知所措。真卿無意間爆出她曾在酒肆見過仁玉,夫人趕到酒肆並威脅老闆娘別再與仁玉往來。少爺知道了純金的身世,他前往酒肆與秀福見面。

第15集
  少爺邀請秀福與姜氏去世運堂做客,秀福見到世雅後摔杯離席。世雅再次請求離開世運堂,少爺拒絕將世雅托付給秀福。奉達陪秀福到酒吧消愁,仁玉知道了純金、秀福與世雅的關係。酒醉的秀福遇見少爺,少爺侮辱秀福並想帶走純金。仁玉請求世雅與她聯手,這樣她就能見到親生女兒真卿。一隻黃色的蝴蝶忽然出現在純金與秀福的面前,世雅此時正向父女倆走來.......

第16集
  世雅得知少爺要撫養純金,秀福請求世雅阻止少爺。少爺碰見世雅與秀福在一起,他強行將世雅帶回世運堂。世雅再次向少爺提出離婚,少爺依然狠心拒絕。司機威逼秀福不要再來世運堂,否則他將採取行動殺掉秀福。奉達告訴秀福少爺是世雅救命恩人,秀福聽後為之震驚。夫人告訴少爺仁玉來過世運堂,少爺警告仁玉別再觸碰他的底限。

第17集
  少爺終於提出離婚,世雅欣喜即將回到秀福與純金身邊。姜氏不計前嫌原諒德九母,德九母反思其過。真卿發現自己的鞋子跟純金購於同一家商店,她認為秀福沒有能力買上如此昂貴的鞋,宇昌認為真卿傲慢無禮並與之絕交。世雅將離婚的消息告訴秀福,秀福欣喜將與妻團聚。世雅突然懷孕,她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第18集
  仁玉知道世雅懷孕的消息,世雅表示不會拿掉嬰孩。警察隊長來是雲堂討要過年費,司機教訓他並將其轟走。世雅簽訂離婚協議,少爺表露他不忍與世雅分別。姜氏準備北上找回妻女和紅參,姜氏深知此行路途危險特此叮囑宇昌好好照顧自己。正洙將姜氏行蹤告訴宇昌,宇昌與純金朝碼頭跑去。少爺與仁玉道別,世雅自此重獲自由。

第19集
  純金跟宇昌為找尋姜氏擅自跑到碼頭,警察抓住他倆並將他們關起來。秀福四處找尋失蹤的純金,他錯過了與世雅約定相聚的時間。姜氏與少爺等人北上找紅參,姜氏不幸滑落山間,司機為求自保置之不理。少爺回到村裡見世雅暈倒在地,他將世雅送去醫院並得知世雅已有身孕。少爺謊稱世雅從未打算離開世運堂,秀福聞訊心碎難過。

第20集
  姜氏離奇失蹤,宇昌情緒低落。宇昌獨自前往世運堂向少爺詢問其父下落,少爺知而不言閃爍其詞,宇昌無奈悻悻而歸。秀福拜託仁玉去打聽世雅的近況,世雅向仁玉表示她想與秀福及純金重逢的心意從未改變。香子與美子在真卿面前搬弄口舌,夫人將她倆趕出家門。仁玉騙秀福世雅不願離開世運堂,秀福得知世雅已有少爺骨肉近乎崩潰。

第21集
  德九母主動來到世運堂做幫傭,香子與美子投宿酒肆。宇昌等人四處找尋姜氏,最終還是沒能知曉姜氏下落。秀福將少爺給的贍養費揮霍一空,並正式向少爺宣戰。仁玉來到世運堂應徵幫傭,夫人為之震驚。真卿在門外偷聽夫人與世雅的談話,她驚聞噩耗得知其生母是仁玉。在純金的幫助下,香子與美子回到了世運堂。

第22集
  世雅怒斥少爺將她禁錮,少爺揚言將會不折手段的留住她。英秀突發盲腸炎,仁玉找來美國醫生,英秀有驚無險保住小命。少爺得知秀福借賭消愁,司機籌劃設局陷害秀福。真卿來到藝妓村見到正在接客的仁玉,她將埋藏在心裡的身世秘密告訴純金。朴社長告知宇昌姜氏情況,宇昌請求回到開城遭其拒絕。

第23集
  仁玉將真卿去過藝妓村的事告訴夫人,夫人怒火再難抑制。世雅得知仁玉說謊欺騙秀福怒不可遏,仁玉表示她為留在世運堂將不折手段。醫生將英秀血液送到大醫院檢查,正洙得知英秀將會患小兒麻癖。秀福玩牌輸錢遭施暴,債主來酒肆大鬧,純金跟秀福遭酒肆老闆驅趕。純金找到世雅卻難以開口,暴徒將純金綁架威脅秀福還債。

第24集
  世雅獲悉純金丟失來到酒肆瞭解情況,宇昌見其傷心落淚得知世雅乃純金生母。秀福來世運堂借錢,世雅要求秀福放棄純金的撫養權。世雅希望父女倆能好好生活,她派管家將其全部首飾交給秀福。美國人喬恩森想要領養英秀,為了治好英秀的小兒麻痺,正洙答應讓他去美國。秀福還清債務贖回純金,他履行承諾欺騙純金其母已死,純金傷心欲絕。

第25集
  英秀啟程去了美國,全村人傷心與之送別。仁玉試圖給真卿解釋,真卿卻辱罵其身不正。因為戰爭孩子們遭受到各種不幸,大家聚在一起抱頭痛哭。秀福最終沒能放下自尊,他將世雅給予的撫養費歸還。秀福帶著純金離開了金村,回到父女相依為命的生活。純金與正洙告別,宇昌難過純金不辭而別。數年後,純金與宇昌在集市爭奪攤位發生爭執。

第26集
  正洙狠狠的教訓不務正業宇昌,宇昌丟下商品一路逃跑,純金只能為其代管商品。正洙以英秀之名開了一家藥店,世運堂老小幸福的生活著,那些年幼的孩子們都長成大人並為生活努力著。秀福被指認賣假藥遭警察抓捕,為了將秀福從監獄贖回,純金四處籌錢。純金變賣所有家當,夜裡她投宿一家簡陋的旅館,不料宇昌也在此居住。

第27集
  宇昌辱罵純金是小偷,純金狀告宇昌走私,宇昌被警察抓走。純金與宇昌發生爭執,兩人四目相對並認出彼此,純金慌忙逃走。正洙來首爾採購草藥,純金給他努力推銷藥品,正洙答應購買她的草藥。純金繳清罰款,秀福被警察釋放。純金準備離開賓館另覓住所,宇昌早已在門外等候,純金卻隱瞞其真實身份。

第28集
  宇昌揭穿純金隱姓埋名,純金斥責宇昌自甘墮落,宇昌決定與純金絕交。秀福想要返回全羅道,純金卻想要返回世運堂。正洙從藥店老闆處知道賣藥女原來是純金,他找到宇昌得知純金已經離開首爾,正洙後悔未能與純金相認。夫人得知世拉返回世運堂,她擔心仁玉也一同回來,並將此事告知少爺。純金回金村,兒時回憶被喚醒。

第29集
  純金拜訪酒肆老闆娘,酒肆老闆娘講訴正洙與宇昌相依為命的故事。司機以巨款誘惑世拉放棄接管金村咖啡屋,世拉以真卿身世威脅夫人,夫人默許世拉開店。恩熙受命拜訪仁玉,仁玉告訴恩熙秀福並沒有接受撫養費。秀福恰巧來到酒家,他見到恩熙後慌忙逃走。純金準備離開金村,正洙與宇昌急忙趕來,三人終於相認。

第30集
  正洙與純金在藥店談心,純金的存在讓正洙與宇昌倍感溫暖,弟兄倆請求純金留下生活。仁玉舊事重提,秀福自責沒能讓純金過上好生活。恩熙魂不守舍地回到世運堂,她怒斥治修自私狠心。宇昌希望能替正洙償還藥店債務,奉達告訴宇昌正洙接受了世運堂的幫助。宇昌與純金拜訪世運堂,宇昌悄悄偷走治修的資料。

第31集
  秀福到世運堂找到純金,純金違背父意被秀福掌摑。秀福與恩熙再次相遇,恩熙後悔當初沒能留下純金。恩熙責怪秀福沒能盡到父親職責,並要求秀福留下純金。真卿大婚在即,夫人反對恩熙與純金相認。秀福說出仁玉下落,世拉想要找回仁玉。秀福飲酒過量暈倒,德九將其送回酒肆。真卿向純金傾訴心事,她希望仁玉不再回來。正洙請求仁玉回金村,宇昌向純金求婚。

第32集
  宇昌用金錢誘惑純金,純金自尊心受侮辱,她生氣拒絕與宇昌來往。正洙告訴純金宇昌走私的原因,他讓純金諒解宇昌。純金向正洙詢問仁玉的下落,正洙告訴她仁玉不願回村。真卿對未婚夫態度冷落,夫人得知她的身世遭夫家嫌棄。世拉咖啡店開張大吉,德九母來店搗亂被阻止。酒肆老闆娘與奉達聊起秀福與世運堂的事,純金得知秀福曾被司機陷害。

第33集
  純金向恩熙詢問父親與世運堂的糾紛,恩熙沒勇氣說出真相。純金向治修瞭解情況,治修編造司機與秀福有恩怨的謊話。真卿要求宇昌陪她去仁玉的飯店吃飯,真卿身份被仁玉發現慌忙逃走。純金發現秀福獨自離開,她為找尋其父將腳扭傷。由於擔心純金,秀福被正洙勸回。夫人知道真卿私下去找仁玉,夫人派恩熙去咖啡店瞭解情況卻與秀福相遇。

第34集
  純金與治修趕到咖啡店見到秀福與恩熙,治修告訴純金與秀福希望他倆能留下。金司機詢問純金宇昌人參籽的下落,純金知道此物原來如此貴重。純金去首爾收拾行李,旅店老闆告訴她警察與混混都在找宇昌。混混一路追趕宇昌,他們被趕來警察嚇跑,宇昌被關進監獄。夫人來到仁玉飯店,仁玉將所知情況告訴夫人,夫人承諾會讓真卿順利結婚。

第35集
  宇昌回到酒肆,純金懸著的心終於放下。宇昌與正洙準備給純金的房子貼上新的壁紙,他們計劃讓純金暫時投宿世運堂。純金來到世運堂做客,恩熙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夫人請求其夫家善待真卿,並承諾會給夫家送上彩禮。夫家接受了夫人的道歉,並送上豐厚聘禮。純金回到酒肆看到煥然一新的房間甚為感動,真卿為此暗生妒忌。

第36集
  夫人責備恩熙留純金過夜,並叮囑恩熙在真卿出嫁前不能與純金相認。在真卿的幫助下,宇昌從治修辦公室裡盜出機密電話。宇昌承認偷看治修資料購進大量硼石,他知道倒賣此物將大賺一筆,正洙勸他盡早懸崖勒馬。真卿將純金留宿世運堂的事告訴治修,治修為此向恩熙發火,恩熙難過母女相認竟如此困難。治修因失去重要原料而頭疼,混混也在此時趕到金村。

第37集
  在純金的掩護下,宇昌順利的躲過了混混的追擊。宇昌讓正洙將硼石帶給治修,治修安排金司機將混混趕走。純金在金村工作安家,秀福準備獨自去流浪。治修向宇昌索要硼石,宇昌向治修開出天價。老鴇來到首爾找到仁玉,她慫恿仁玉與真卿相認遭仁玉回絕。世雲物業經理告訴治修村裡已經有人種出人參,如果公司培育人參將挽回硼石帶來的損失。

第38集
  世拉透露新信息,真卿慌張走出門夫人討要大寶石,真卿憤怒拒結婚老鴇厚顏再上門威脅仁玉毀真卿姑姑苦心講故事,說治修曾經救宇昌

第39集
  仁玉決定回金村,秀福聞訊難置信宇昌報道受重任,司機怨恨不服氣恩熙報答奉達恩,傳授德九種植方夫婿遠行赴金村,求證妻母為何人夫人接到親家電 取消婚事無轉圜

第40集
  正洙發現仁玉患上肺結核,仁玉答應會盡快去醫院治療。純金把真卿被悔婚的事告訴仁玉,夫人要求仁玉去李判官家作偽證,仁玉答應背負謀財造謠的罪名。真卿得知仁玉為了成全她的婚姻而犧牲自己,她辱罵仁玉不配做母並拒其好意。宇昌邀純金去首爾約會,純金興致高昂地赴約。真卿在畫室強吻了宇昌,這情景恰巧被未婚夫李判官看見。

第41集
  宇昌錯過約會,純金失落的回到藥鋪。李判官質問真卿跟宇昌的關係,真卿承認自己喜歡上他人。香子將宇昌與真卿私會的事傳開,德九母向夫人詢問真卿與宇昌的關係遭驅趕。夫人攜仁玉向李夫人賠罪,李夫人以真卿外遇為由再次悔婚。仁玉向夫人攤牌,她讓夫人小心處理真卿的婚事。純金憶起幼時的宇昌,她不禁再次對宇昌說出I love you。

第42集
  真卿故意悔婚讓夫人力不從心,恩熙勸解仁玉並請求她安靜生活。仁玉發怒羞辱恩熙丟棄子女,恩熙憶起多年前仁玉編造謊言致使她與純金分開。宇昌因與真卿傳緋聞而遭治修修理,治修得知真卿為悔婚而利用宇昌。真卿離家後投宿旅店,她向純金坦白自己利用宇昌。在恩熙的鼓勵下,純金勇敢向宇昌表白。

第43集
  純金對宇昌表明愛意,宇昌假裝誤會避開純金。真卿請求治修讓她到公司工作,治修詢問真卿是否知道她的生母是仁玉。世拉質問真卿悔婚的原因,並告訴她夫人強行掠奪仁玉骨肉的事實。治修調查人參來到德九家,好事的德九母告訴他恩熙去了酒肆。治修誤會秀福想與恩熙復合,秀福闡明自己立場。老鴇以幫助母女團聚為借口再次找到仁玉,世拉正巧經過將其驅趕。

第44集
  真卿來到公司工作,並試圖接近宇昌。香子給治修送上秀福所製藥丸,治修髮怒將藥罐摔破。夫人指責恩熙照顧純金,治修斥責夫人挑事。仁玉病情加重,真卿探望時矢口講出違心的話讓其傷心。宇昌擁抱真卿被純金與正洙撞見,正洙指責宇昌行為欠妥,真卿向正洙坦白身世。仁玉在飯店暈倒,正洙將她送進醫院。真卿告訴純金她與宇昌曾接吻,純金暗自傷心。

第45集
  青年會將宇昌抓到世運堂接受審訊,夫人當眾誣陷宇昌勾引真卿並毀其名譽。真卿現身承認自己主動誘惑宇昌,青年會停止施暴轟然散去。宇昌向治修遞出辭呈,並諷刺治修助紂為虐。記者到公司採訪誤把香子當成真卿,並拍下香子與其騙子男友的照片。宇昌收拾行李想要離開金村,德九母看到後將此事告訴純金。

第46集
  青年會將宇昌抓到世運堂接受審訊,夫人當眾誣陷宇昌勾引真卿並毀其名譽。真卿現身承認自己主動誘惑宇昌,青年會停止施暴轟然散去。宇昌向治修遞出辭呈,並諷刺治修助紂為虐。記者到公司採訪誤把香子當成真卿,並拍下香子與其騙子男友的照片。宇昌收拾行李想要離開金村,德九母看到後將此事告訴純金。

第47集
  治修告訴純金宇昌已辭去工作,純金斥責治修深知宇昌被冤枉卻坐視不理。治修詢問真卿是否同意讓仁玉回村,真卿暴怒並強烈反對。純金決定前往首爾尋找宇昌,真卿來到醫院探望仁玉,卻發現她已離開。真卿慌忙趕到酒館尋找仁玉卻碰見純金,並警告純金別再插手此事。宇昌在候車室裡找到仁玉,並成功勸說仁玉不離開。

第48集
  在純金勸說下,宇昌依然決定離開家鄉。正洙將仁玉帶回金村,真卿來到酒館找純金卻誤打誤撞見了仁玉。德九母告訴夫人真卿與仁玉相見,夫人指責治修並要求他將真卿送往國外。夫人阻止真卿外出並再次辱沒仁玉是位狠毒母親,真卿公然對夫人的話提出質疑。村裡瘋傳一種神藥能讓疲憊的人重拾活力,正洙對此藥的功效產生懷疑。

第49集
  宇昌聽聞公司所生產的藥品裡面含有麻藥,為防止公司倒閉,他要求治修終止藥物生產且承諾會留在公司賠償損失。恩熙勸說仁玉去金村,仁玉堅持要留在世雲生活。恩熙得知秀福借高利貸替仁玉償還醫藥費,倆人並因此發生爭執。德九因打針變得瘋癲,眾人獲悉藥物的危害性。真卿的緋聞被報紙刊登,香子冒頂真卿的事被治修指責。

第50集
  正洙質問宇昌情歸處,宇昌竭力敷衍,真卿向純金坦言會勾引宇昌。宇昌得知純金被青年會打傷,他找到青年會替純金報仇。香子因害怕受責備離家出走,德九將香子的真實身份告訴其假判官男友。金村記者再次來訪,姑姑講述了宇昌與純金的戀情。記者來藥店採訪純金,純金言語犀利將他們趕走。香子偷聽姑姑與純金談話得知真卿身世,並將其身世大肆宣揚。

 

第51集
  真卿指責純金洩露她的身世,並當眾羞辱純金。宇昌向眾人宣佈要與純金正式交往,純金為之驚喜。青年會來世運堂大鬧聲討夫人罪行,純金試圖平息風波遭夫人辱罵,仁玉出面為純金解圍。秀福到世運堂尋找純金並斥責治修行為欠妥,金司機出手將秀福打傷。真卿告訴純金宇昌決定與純金在一起的原因是處於同情,純真決定隨父離開世雲。

第52集
  純金對世運堂與秀福的矛盾產生疑問,她詢問治修當中原因,治修搪塞純金秀福阻攔世運堂幫助仁玉。仁玉發燒被送進醫院,在德九的勸說下,真卿來到醫院探望生母並向仁玉致歉。夫人獲悉真卿與仁玉相見,她斥責治修毫無作為,並威脅恩熙抖露她拋棄純金與秀福的事。治修叮囑恩熙與秀福保持距離,恩熙告訴治修她已經做好告訴純金事實的準備。

第53集
  青年會來藥店找茬,德九、宇昌與正洙聯手將青年會修理。警察局將參與打鬥的人員關進監獄,德九母向夫人求助遭其拒絕。在金司機的協助下,夫人終於在金村找到生事的老鴇。真卿來到旅店見到秀福、真卿與仁玉同住一個屋簷下,她告訴純金會將仁玉送往首爾。純金希望仁玉與秀福能夠重組家庭,真卿強烈反對此事。

第54集
  恩熙向秀福與仁玉求證倆人的婚訊真假,秀福斥責純金擅自做媒。純金承認自己犯錯,並求得秀福原諒。老鴇受夫人唆使邀約真卿,並誣陷仁玉拋棄骨肉賣酒賣淫,真卿聞訊身心受挫借酒買醉。純金與宇昌再次約會,真卿卻請求宇昌陪她,宇昌毅然拋下真卿赴約,不料半路車遇拋錨,宇昌棄車奔赴約會地點

第55集
  宇昌趕到電影院卻與純金擦肩而過,純金誤會宇昌失約而心碎。醉酒的真卿指責仁玉拋棄她,仁玉深夜闖進世運堂控訴夫人驚動了治修。治修讓仁玉放棄與真卿生活的念頭,否則他將停止撫養真卿。仁玉含淚向真卿解釋並勸其回家,真卿埋怨仁玉傷心離開。純金欲放棄與宇昌交往,宇昌訴說多年來等待純金的心酸,純金與宇昌相擁而泣。

第56集
  恩熙向宇昌承認自己未盡母責,並委託宇昌好好照顧純金。恩熙勸說夫人別再為難仁玉,夫人不近人情怒打恩熙。治修偷聽恩熙與夫人談話,並得知夫人收買金司機陷害仁玉的真相。治修譴責夫人貪慾強烈,並要她搬離世雲讓出前房之位。金司機告訴夫人恩熙曾目擊他收禮,夫人以純金威脅恩熙,恩熙決定主動向純金說出她是其生母的真相。

第57集
  恩熙與純金約見,純金表示並不希望自己的生母還活著,恩熙最終沒能與純金相認。恩熙坐在河邊掉淚,治修趕到安慰妻子。宇昌將純金的身世告訴正洙,正洙終於理解宇昌對純金的苦心。夫人為保前房夫人之位,她繼續以純金身世要挾恩熙。仁玉後悔當初阻礙恩熙與純金相認,正洙一心想討純金開心,他希望宇昌能向純金求婚。

第58集
  治修告訴宇昌曾同意與恩熙離婚,後來他得知恩熙懷孕又將她帶回。德九母聽信謠言侮辱仁玉母女,仁玉因此跟她打了起來,真卿卻出面替仁玉解圍。恩熙將夫人以純金身世相逼之事告訴治修,治修準備納純金為女並對夫人加以警告。宇昌與純金深夜約會,兩人月下擁吻私定終生。恩熙告訴宇昌曾與秀福相約重聚,秀福卻無故失約。

第59集
  宇昌得知純金當年為幫他尋父而錯失了與恩熙相逢的機會,他含淚向恩熙致歉。恩熙與仁玉相遇,她發現自己至今無法原諒仁玉。傭人將真卿保護仁玉的事告訴夫人,夫人大發雷霆。真卿在世拉的幫助下找到老鴇,老鴇為保命拒絕說出其出生真相。借酒澆愁的真卿與宇昌相遇,宇昌將她護送回家。閒蕩的宇昌夜宿警局,善良的純金將他接回。

第60集
  恩熙說出了姜父遇害當日治修的行蹤,治修唯恐自己謊言敗露。治修主動找宇昌聊天,卻發現宇昌並無異常。英秀藥廠即將開張,世運堂準備舉家去村裡慶賀,唯獨夫人不願前往。真卿希望夫人搬離世運堂,夫人心生疑慮詢問真卿詳情,真卿指責夫人收買老鴇誣陷仁玉。英秀藥廠開張,村民紛紛慕名前來祝賀。

第61集
  夫人為了讓真卿留在自己身邊,她試圖說服治修向真卿說謊無果。正洙與秀福發生爭執欲將藥廠關閉,純金與宇昌聞訊跑回,秀福悉心演示如何在不犯法的情況下用紅參製藥,正洙如獲至寶。夫人威脅仁玉會將她多年前編造謊言離間秀福與恩熙的事宣揚,並以此逼迫她離開真卿。

第62集
  治修給藥店送來賀禮,正洙責備治修拆散純金母女並將錢送還。治修發現夫人暗中搗鬼,並再次發出警告。為找出姜氏失蹤的資料,宇昌決定留在世雲物產工作。通過夫人的挑唆,宇昌覺得治修一定與姜氏失蹤案有關。夫人竊聽僕人藍大叔與恩熙談話,她逼迫藍大叔交代12年前村裡姜氏失蹤之事的來龍去脈。

第63集
  藍大叔隱瞞事實真相,宇昌主動向治修道歉,治修暗自得意放鬆了警惕。金司機因不受治修重用自暴自棄,並對奉達說出多年前德九母狀告姜氏走私的罪魁禍首是他,奉達因此向德九母道歉。被冤枉的德九母來世運堂大吵大鬧,還將姜氏種植紅參之事告訴夫人,夫人獲取有利信息暗中得意。

第64集
  真卿用工資給大伙買了禮物,仁玉收到禮物後感動落淚,夫人卻對禮物甚為嫌棄。真卿受正洙所托做出藥廠商標,此商標受大夥一致好評。夫人發現真卿悉心為藥廠服務更加嫉妒,她將仁玉12年前拆散恩熙與秀福之事隱晦的告訴真卿。真卿偷聽秀福與仁玉聊天,她終於得知恩熙就是純金生母的事實。真卿找到恩熙對峙,恩熙不得不承認真相。

第65集
  恩熙將自己多年來積壓在心底的秘密說出,真卿不禁落淚。真卿將恩熙與純金的關係告知宇昌,竟得知宇昌早已知道此秘密,宇昌叮囑真卿保密。楊社長因為追溯公司歷史懷疑金司機替治修殺人遭解雇,為保住飯碗,他將此事告訴了夫人。夫人思前想後猜測治修與宇昌父姜氏失蹤有關,並以此要挾治修,治修終於同意揭發仁玉多年前犯的錯以此離間她與真卿二人。

第66集
  純金因真卿的隻言片語獲悉生母也許還活著的消息,並四處尋找線索。夫人決定死守在世運堂,恩熙不解事態轉變的原因。秀福研製的解毒藥銷售良好,首爾的記者慕名來到藥廠採訪。治修揭穿仁玉說謊曾拆散純金家庭的事實,真卿為此與仁玉決裂。真卿獨自跑回首爾畫室療傷,治修派宇昌去首爾安慰照看,純金無意撞見兩人抱在一起的畫面倍感傷心。

第67集
  真卿與宇昌一同外宿,為了不讓純金誤會,兩人決定編造謊言,不料謊言卻被純金揭穿。為拉攏楊部長,治修決定讓其復職。真卿斥責仁玉拆散別人家庭,仁玉為此跑到世運堂找夫人理論,夫人得理不饒人中傷仁玉。恩熙告知仁玉治修也參與其中,仁玉倍感失落。純金受挫有意躲避宇昌,並懲罰宇昌做農活。藍大叔替恩熙轉達贈紅參的好意,奉達驚喜萬分奔告喜訊。

第68集
  仁玉闖進世雲物業聲討治修,治修承認犯錯希望得到原諒。真卿在公司撞見仁玉並厲聲斥責,仁玉傷心離開。宇昌見到失魂落魄的真卿主動安慰,此景再次被純金撞見導致她與宇昌誤會再次加深。真卿因仁玉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愧大發雷霆,並逼迫恩熙去認親。純金借酒買醉來到藥店,恩熙恰巧趕來聽見純金的真心話後傷心大哭,門外的正洙也無法抑制心裡的悲痛。

第69集
  正洙教訓說謊的宇昌,宇昌向純金賠罪未能得到原諒。純金主動提出分手並送還宇昌的賬簿,宇昌倍受打擊。德九母告訴夫人宇昌與真卿外宿之事,夫人發怒將其轟走。真卿向宇昌表白,宇昌拒絕與其交往並表示與純金在一起的心意。仁玉坦白12年做過的錯事,正洙與姑姑對此啞口無言。奉達告訴正洙治修乃拆散純金家庭的主謀,正洙闖入公司聲討治修反遭金司機教訓。

第70集
  治修向恩熙道歉悔過自己12年前的所作所為,恩熙深感欣慰。夫人深知真卿喜歡宇昌的心境,並鼓勵真卿用不正當的手段獲取愛人的心。宇昌與純金和好,仁玉收拾行李欲離村,卻忽然發現真卿居然喜歡上了宇昌。仁玉勸真卿回頭,真卿覺得不公平還責怪仁玉。夫人發現恩熙貼補藥廠,並將此事告知治修。

第71集
  在夫人的挑唆下,治修準備調查恩熙周濟藥廠之事。報紙刊登英秀藥廠製造解藥的信息,一時間藥廠名聲大噪。楊部長無意說起正洙被治修教訓之事,真卿為此找治修詢問原因,治修承認他是拆散純金家庭的始作俑者。真卿繼續勾引宇昌,宇昌不願純金再次誤會有意迴避真卿。純金與宇昌表明立場,真卿一怒之下將恩熙的身份說破。

第72集
  純金得知生母為恩熙,真卿在說出真相後忽然感到懊悔。純金不堪打擊跑到山間淌水洗人參,宇昌及時趕到將其帶回。藍大叔告訴奉達會將種植人參的土地贈與德九,德九無意間聽見後驚動眾人。恩熙承認自己是人參土地的主人,秀福被深深打動。真卿承認已告訴純金其身世秘密,治修表示他已想出應對方案。純金到世運堂找恩熙,卻遭治修阻攔。

第73集
  治修阻止純金與恩熙相認,並向純金說明理由。治修指責恩熙賣寶石救助純金父女,恩熙控訴治修曾陷害秀福綁架純金,治修以純金前途威脅恩熙,恩熙痛哭不止。純金獨自來到河邊療傷,宇昌趕到將其帶回。真卿斥責治修惡性,治修並無悔改之意。真卿向純金致歉,純金只能強顏歡笑。

第74集
  純金受姑姑之命到世運堂送紅參,夫人冷嘲熱諷驅走純金。在世運堂的門外,純金見到了送給恩熙的絲巾更加難過。載日到村口等候純金,純金回絕了他的邀約。英秀藥廠遭同行擠兌,藥品供貨商拒絕供藥。秀福求治修幫助藥廠,治修卻要求純金與恩熙不再聯繫。

第75集
  治修以純金不再認母為由注資藥廠,秀福勸說正洙與治修簽下合約。在純金的勸說下,正洙打消疑慮正式與治修簽訂合作協議。仁玉發現純金有意躲避她並將此事告訴真卿,真卿跑到藥店怒斥純金,純金暴怒後揭穿了真卿的偽善面目。純金受載日邀請赴河邊釣魚,載日在河邊不慎被蛇咬傷,純金臨危不亂將其送往醫院。

第76集
  夫人與恩熙聞訊趕到醫院,純金見證恩熙如何悉心呵護載日。純金向夫人訴說載日被蛇咬傷的經過,夫人不分青紅皂白狠狠摑掌,純金被打倒在地。純金落寞的離開醫院,宇昌趕來將她接回村裡。恩熙為忽視純金的行為感到愧疚,純金接到其感謝電話時言語冷漠。純金因沒有接受抗毒治療而暈倒,宇昌焦急將她送往醫院。

第77集
  載日康復回到世運堂,他特意將純金救命的事跡宣傳。德九母為從夫人處討要好處,她將仁玉與真卿的近況通報,夫人心裡的憤怒再次被點燃。正洙獲悉純金中毒之事,他責罵宇昌未能好好照顧純金。德九母將夫人贈與的牛骨帶回村,奉達責備妻子不知羞愧。仁玉得知純金已知道自己身世,宇昌偷聽兩人談話實感震驚。

第78集
  真卿承認已將恩熙的真實身份告訴純金,宇昌倍感失落。仁玉隨真卿前往世運堂詢問夫人如何誘使治修阻攔純金母女相認,治修表明自己維護家庭的態度。載日為表感謝決定邀純金來家做客,治修被迫答應了兒子的請求。在仁玉的鼓勵下,真卿終於向正洙與宇昌講訴純金當日在世運堂的遭遇,正洙決定找到治修解除合作關係。

第79集
  正洙與宇昌找到治修理論,治修拒絕認錯並認為自己只是在守衛自己的家庭,宇昌與正洙倍受打擊悻悻而歸。秀福回憶純金幼年遭受的困難,並希望正洙與宇昌好好照顧純金生活。宇昌獲悉純金想要種植人參的事後積極配合純金尋找合適的土地,村子裡也一片祥和。載日邀請純金去世運堂做客,純金謊稱忙碌拒絕前往。秀福將恩熙饋贈人參之事告知純金,純金感動落淚。

第80集
  真卿指責夫人與治修相互勾結製造陰謀,夫人勸真卿多識時務遵照兄長規定辦事。為逃避眾人,純金獨自到河邊洗衣。恩熙與載日在家苦等失望,夫人決定將食物送去村裡。在治修的安排下,真卿前往首爾簽證面試即將啟程去美國留學,仁玉再次深陷悲傷。恩熙得知夫人將純金送與她的禮物扔掉到處尋找,真卿趁機將純金已知是恩熙生母宣佈,恩熙為之震驚。

第81集
  恩熙向純金道歉,純金黯然神傷有意躲避。秀福見到失魂落魄的恩熙竭力安慰,並將真卿與治修的所為告知於她。純金不能理解為何恩熙如此痛苦還要留在世運堂,秀福述說往事想讓純金明白恩熙的苦心。為幫助純金實現種植人參的願望,宇昌終於找到了適宜種植的土地。真卿領到護照即將前往美國,純金送載日回家再次見到恩熙。

第82集
  夫人故意揭開純金尋母的痛處,純金決定不再與世運堂有往來。真卿從首爾返回,純金與閨蜜重修舊好,她責怪母失職時卻被告知恩熙逃跑被治修虐待的恐怖事件。宇昌終於找到了適宜種植人參的土地,他與正洙為租地籌集資金。德九召開同學會,大伙紛紛表示會盡力幫助純金。恩熙將種植人參的記錄送來,純金卻拒絕母親好意。

第83集
  真卿將純金拒絕恩熙的事告訴治修,她嘲諷治修終於成功拆散母女。在大伙的幫助下,宇昌順利籌到了租地所需的資金。同窗好友將純金帶往所租的土地,純金驚奇的發現此地正是幼時的學堂。固執的純金欲放棄種植人參,宇昌瞬間不知所措。藍大叔將多年來恩熙的遭遇告訴純金,純金終於被母親堅強打動重燃種植人參的鬥志。

第84集
  純金加入人參合作社遭拒,她決定要好好學習母親種植人參的經驗。楊部長向宇昌講訴他與金司機的恩怨情仇,宇昌不禁憶起父親失蹤那段時間的人和事。午夜夢迴,宇昌總能想起父親失蹤的那段記憶。恩熙在純金生日之際來村裡為女兒準備早餐,純金為此感動落淚。在宇昌的陪同下,純金終於成功加入了人參合作社。

第85集
  恩熙替純金能加入人參農社而高興,宇昌決定要查出父親失蹤與世運堂的關係。朴社長再次回村,他來到藥店買下解毒湯。藍大叔將姜氏失蹤那晚的情況如實告訴恩熙,恩熙懷疑治修隱瞞實情。夫人吩咐治修替真卿盡早安排婚事,朴社長再次來到藥店買藥正巧撞見宇昌。

第86集
  藍大叔特意向宇昌更正先前所說的話,宇昌從秀福與奉達處瞭解到更多關於父親失蹤期間的事,他更加懷疑治修與父親失蹤之事有關。夫人與治修擅自安排相親,真卿聞訊後憤然離家。真卿來到公司撞見正在給夫人通風報信的香子,在真卿的逼問下,香子將夫人與治修關係如何變得敦實的經過如實相告。朴社長與金司機不期而遇,治修慌忙趕到咖啡館。

第87集
  宇昌調查公司賬,純金恩熙存擔憂

第88集
  宇昌四處打聽朴社長的下落,世拉講訴朴社長與金司機往來緊密。宇昌求證治修與朴社長的關係,治修繼續編造謊言隱瞞真相。在真卿的幫助下,宇昌終於拿到了世雲物業的賬目,並試圖向治修的生意夥伴打探消息。世拉將朴社長的住址告訴正洙,正洙監視得知朴社長去了世雲物產,宇昌闖進治修辦公司見到了朴社長。

第89集
  朴社長告訴宇昌姜氏失蹤與治修並無關係,宇昌卻不願相信。朴社長再次向治修索要封口費,宇昌執意闖進公司將兩人抓住,朴社長謊稱自己與治修有生意來往。欲解世雲物產的資金來源,宇昌決定約見治修的生意夥伴。在真卿的幫助下,合作夥伴同意見面。恩熙再次問起資金的事,治修暴怒指責妻子不信任自己。宇昌與真卿前往首爾赴約,治修趕來阻止卻被純金擋住。

第90集
  治修怒失備忘錄擔心惡行被揭發,奉達激動竟失言朴社長達成目的,召喚純金赴家中夫人暴怒欲動刑。

第91集
  宇昌痛扁金司機洩憤揚長而去,滿口吐血的金司機謊稱自己摔傷欺騙治修。正洙將宇昌對治修的懷疑告訴姑姑,姑姑大膽猜測治修與姜氏的失蹤定有關聯。德九受朴社長鼓動決定前往越南服兵,德九母知道兒子即將出國的消息後方寸大亂。秀福向朴社長打聽姜氏失蹤的經過,朴社長開口索要解毒藥的配方遭拒。

第92集
  治修拒絕交出解毒藥方,朴社長以殺人案手記威脅治修。宇昌去金村尋倉庫老闆瞭解情況,倉庫老闆受朴社長威脅刻意迴避宇昌。治修生意夥伴告訴真卿曾幫治修出口北韓紅參,真卿證實了宇昌的懷疑。治修向恩熙坦白曾赴北韓走私紅參,恩熙勸治修自首遭拒。真卿無故失蹤,宇昌急忙去海邊尋找。朴社長拒絕治修的賄賂,再次向治修索要解毒藥秘方。

第93集
  真卿向宇昌坦白真相,宇昌安慰真卿並與之發生關係。純金追問朴社長為什麼曾與治修一同出現在金村,朴社長編造謊言矇混過關。為阻止德九去越南,香子終於鼓起勇氣告白,德九母趕來將兒子帶回。治修將朴社長的陰謀說破,並提醒秀福與正洙小心提防。為索要解毒藥秘方,朴社長施計將純金綁走。

第94集
  朴社長承認綁架純金,並威脅秀福與正洙交出秘方。治修擔心載日安危主動與藥店解除合約,秀福拱手將秘方出讓,朴社長遵照約定將純金釋放。治修誠意道歉,難諒其行的宇昌辭職離開。宇昌向正洙坦白他與真卿已發生關係,正洙對他失望至極。純金回到藥店勸解正洙與宇昌,正洙卻鼓起勇氣向純金錶白。

第95集
  治修宣佈宇昌已知道姜氏失蹤真相,夫人倍感慌張臥床不起。純金責怪正洙激怒宇昌,宇昌整日守在人參地裡幹活躲避純金。為讓香子遠離德九,德九母慷慨賄賂卻遭其拒絕。朴社長因缺乏原料紅參重回世雲,正洙卻拒絕將紅參賣給他。為得到紅參,朴社長再次找到金司機。真卿與宇昌發生爭執說破了床事,恰巧被趕來送飯的純金聽見。

第96集
  德九在人參地旁發現了純金的飯盒,宇昌一路追蹤發現純金在河邊哭泣。純金求證宇昌與真卿的戀情,正洙將事情原委一併告知。朴社長與奉達發生爭執,宇昌卻不聞不問的從旁邊經過。真卿去首爾相親,純金故意迴避宇昌。秀福將紅參運往首爾儲藏,朴社長下屬到藥店索要憑據。暴徒搶奪純金手包,正洙阻攔慘被捅傷。

第97集
  宇昌與純金把正洙送往醫院,正洙因臟器受損生死未卜。宇昌闖進世雲物產狂揍金司機,治修澄清他並不是元兇。香子將宇昌大鬧辦公室的事告訴夫人,夫人從德九母嘴裡知道了事情經過。恩熙因擔心純金安危前往醫院探望,真卿也隨她一同前往。正洙終於恢復意識,宇昌與純金一同前往朴社長的倉庫尋找證據。

第98集
  純金與宇昌提出分手,宇昌深陷悲痛。治修竭力尋找丟失人參無果,秀福的誤解讓治修更加自責。藥商到世雲來討債,他們將旅館、藥店與藥廠的藥物洗劫一空。奉達急中生智說出治修是合作商,藥商紛紛來到世雲物產。治修欲幫正洙還清債務,宇昌卻不願領情。治修分析利害,宇昌決定向治修借錢還債。為盡快還清債務,宇昌決定去越南服兵。

第99集
  臨走時,真卿勸夫人提防金司機。真卿告別故鄉赴美留學,夫人與仁玉均不捨的眼淚。德九母將宇昌要去越南服兵的事宣揚,姑姑再次暈倒。真卿臨走時探望正洙,正洙將宇昌與純金近況相告,真卿送上祝福毅然離開。人參合作社社長認出了宇昌,並將姜氏當年遇害病逝的經過告知,宇昌深陷悲痛決定復仇。

第100集
  德九告訴宇昌朴社長在金村露面,宇昌找到朴社長並與之激鬥,朴社長被迫抖露金司機的惡行。聞訊趕來的金司機被宇昌狂揍,宇昌留下活口離開。金司機向朴社長索要手記成功後將其殘殺,秀福趕到金村誤以為宇昌殺了人。宇昌回到醫院與正洙告別,勞累不堪的純金已在旅館沉沉入睡,宇昌趁夜準備行李出走。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nglili886 的頭像
wanglili886

繼承者們。來自星星的你-分集劇情網

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