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 名】:異鄉人醫生/Doctor異鄉人(韓語:닥터 이방인)

A  
【播 送】:韓國SBS
【類 型】:SBS月火劇
【首 播】:2014年05月05日
【時 間】:每週一、二晚間各播放一集
【接 檔】:神的禮物-14天
【導 演】:陳赫《城市獵人》《風之花園》《檢查官公主》《主君的太陽》《燦爛的遺產》
【編 劇】:朴進宇《漢城別曲》
【主 演】:李鍾碩、姜素拉、朴海鎮、陳世娫、寶拉、千浩振、全國煥
【集 數】:20集
【官 網】:http://program.sbs.co.kr/builder/programMainList.do?pgm_id=22000002970

劇情介紹

講述生於南韓卻在北韓長大的天才醫生朴勛和南韓精英醫生韓在俊與陰謀對抗的故事。

第1集劇情介紹

精彩大結局

來源:YOUTUBE

本影片僅供交流試看之用請勿用於商業行為及轉載若喜歡本片請支持正版

1994年,美國打算以金日成病危的時機,對北韓發動攻擊,南韓為了阻止發生南北戰爭,張碩周來找朴哲,說唯一能阻擋這場戰爭的人只有你了,提議朴哲去北韓幫金日成做心臟手術。

朴哲帶著朴勛前往北韓,手術成功並阻止戰爭的發生,沒想到卻被南韓拋棄;朴勛在北韓遇見宋在熙,長大後成為醫大生的朴勛向在熙求婚。

宋在熙父親遭到肅清,在熙被人抓走,從此下落不明;朴勛在領導者健康管理研究所裡,一直做著密閉式的臨床實驗,五年後,他發現一直尋找的在熙,成為了臨床實驗的對象,被送進了研究所。

車鎮秀派朴勛去布達佩斯,遭到拒絕,朴哲偷偷來研究所找朴勛,希望朴勛能夠離開這裡,要朴勛和在熙一起去布達佩斯重新生活,朴哲犧牲自己,在朴勛面前遭槍射擊倒在地。

第2集劇情介紹

朴哲被北韓槍擊倒地,死前要朴勛絕對不要忘記自己是醫生這個事實;朴勛前往布達佩斯,與父親串通好的匈牙利醫生,把宋在熙弄於假死狀態,讓車鎮秀誤以為真,隨後,朴勛與宋在熙在布達佩斯的街道上展開逃亡。

朴勛帶著在熙來到南韓大使館申請流亡,卻無法進入,兩人逃到橋上被車鎮秀包圍,在熙替朴勛擋子彈,重心不穩跌落橋下,朴勛及時拉住在熙,卻遭到車鎮秀射中肩膀,在熙不忍朴勛不願放棄自己,告訴朴勛一定要記住她後,就鬆開手墜入河中。

兩年後,朴勛從教導所出來,開了一家醫院幫人看病維生,金秘書向張碩周報告朴勛的情況,心臟不好的張碩周策劃想讓朴勛替自己做心臟手術。

朴勳看到同為是脫北者的朋友清利,通過付錢給林先生,終於和母親重逢,也拜託林先生打聽宋在熙的下落,瞭解到她正在北韓收容所裡艱難度日。

第3集劇情介紹

朴勛請求林先生救出宋在熙,表示不管花多少錢都沒關係,林先生說要救出宋在熙需要50萬美元;清利拜託朴勛替她送水去明宇大學醫院,朴勛遇到正敏(騙了朴勛 500元),同樣也是要去放射線科,三人在醫護人員的指示下,卻在醫院迷了路。

一起重大車禍事故,大量病患擁入醫院,正敏父親身體不適,需先做X光檢查,在電梯中,正敏父親暈倒在地,朴勛緊急做CPR處理,並告知醫護人員必須趕緊送進手術室,卻因為找不到可執刀的醫生,無法做手術,正敏拿出500元,拜託朴勛救她的父親。

朴勛佯裝本院醫生被識破,在醫護人員阻攔下仍執意動手術,文亨旭來到手術室觀看,目睹了一場技藝高超的無出血手術,吳秀賢進入手術室,發現朴勛非本院醫生,打電話叫保全來抓人,朴勛動完手術後落跑,還是被吳秀賢逮到。

文亨旭邀請朴勛去明宇大學醫院,卻被拒絕於門外,清利告訴朴勛,在明宇大學醫院疑似見到宋在熙,朴勛跑去醫院找不到在熙,在失望之際時,朴勛隔著玻璃看到了和在熙長的一樣的韓勝熙,急忙朝韓勝熙的方向跑去。

第4集劇情介紹

朴勛來找林先生,林先生說要弄出在熙需先付五萬美元,朴勛離開後,神秘人丟給林先生一筆錢,他好奇地問在熙的事,神秘人說想死的話就告訴你;文亨旭透過清利得知朴勛為了尋找初戀急需用錢,拿出五萬美金,要朴勛來醫院就職並建立一個手術團隊。

醫院招聘醫生大會上,大家得知朴勛是脫北醫生便議論紛紛,吳俊奎表示要聘請朴勛,讓韓在俊和文亨旭分成兩組手術團隊,通過競爭挑選出幫張碩周做心臟手術的團隊。

吳上振帶秀賢去見她母親,並告訴她,她的母親是肺癌末期,只有一周可活;秀賢母親心跳停止,由於有簽下DNR(放棄急救治療),朴勛不顧規定對她進行了CPR;朴勛照顧秀賢母親的時候,看到了她手上的紅繩(自己送給在熙的禮物)。

韓勝熙接到電話後去見神秘人,而躲在一旁的林先生看到眼前的一幕;秀賢向父親提出對母親的中斷續命治療,秀賢拔掉母親的呼吸器,母親卻突然醒過來抓住秀賢的手。

秀賢拿出500元請求朴勛救自己的母親,吳俊奎要求朴勛馬上停止手術,朴勛看著秀賢眼中的淚光,說自己已經收了手術費,手術過程中,秀賢母親心跳停止,經過一番搶救無效後宣告死亡,秀賢崩潰痛哭在朴勛的懷裡,韓在俊走進來看到了這一幕。

第5集劇情介紹

金秘書被要求去明宇大學醫院找到韓勝熙一探究竟,卻驚訝看到和在熙長的一樣的韓勝熙;勝熙轉達秀賢母的話,她希望女兒能在父親的庇護下成長,不要和自己一樣放棄華麗的人生。

朴勛因為秀賢母的死被醫院問責,在俊當著眾人面前抓著朴勛的錯誤不放,並指責朴勛是庸醫;秀賢告訴在俊,說自己很感謝盡了全力的朴勛,而不是對理事長唯命是從的在俊;吳俊奎要開除朴勛,朴勛為了在熙不能失去工作,向吳俊奎跪下。

林先生表示自己已經找到了在熙,要朴勛馬上拿錢過來,在見面地點,突然一輛車朝林先生的車衝撞過去;秀賢遭到父親的冷漠對待,被告知失去了醫院的經營權;總統關心張碩周的心臟手術,並表示自己暫時壓下了檢察院對他的追問。

清利媽對朴勛說,自己在監獄時照顧過中槍的在熙,後來被醫生宣布已死亡;朴勛和秀賢半夜偷潛入監控室,卻被吳上振抓到,以非法入侵醫院送進警察局;韓勝熙來到朴勛家,看到了在熙的視頻,悲傷的重復著在熙的話和動作。

車震秀把勝熙帶走並打了她一巴掌,勝熙卻表示自己是想要讓朴勛回到醫院,要車震秀考慮一下,不要因為復仇放棄任務,說完將車震秀的槍對準自己;朴勛和秀賢來到醫院,秀賢一直聯係不上勝熙,此時,韓勝熙卻朝他們走了過來。

第6集劇情介紹

車震秀摸著自己的殘指,想起因朴勛在北韓逃走後,自己受到的酷刑;朴勛拿出紅繩,勝熙說這是我為秀賢母親做的,為什麼會在你那裡,並搶過紅繩,紅繩被兩人扯斷。

車震修偷偷來見張碩周,希望他親自去見見吳俊奎,讓朴勛回到醫院;朴勛喝醉秀賢情不自禁輕撫他的臉,恰巧被躲在一邊的韓在俊看到,他打電話給秀賢試探,秀賢說了謊,在俊失望的掛斷了電話。

勝熙試探秀賢是否和朴勛關係很好,秀賢說朴勛心裡只有在熙,並說勝熙真的和在熙很像;朴勛醒來慌忙的到處找在熙,不小心闖入浴室,看到正在洗澡的秀賢,秀賢嚇得亂丟東西砸暈了朴勛。

車震修告訴勝熙,張碩周想見識一下她的實力,並且剛好有個適合的患者,那人就是清利媽;清利媽被送進手術室,勝熙有條不紊的對病人進行了麻醉,專業的技術得到了在俊的認可;崔炳哲說自己是為了給朴勛希望,才把昌利媽媽救出來,並且說在熙沒死。

文亨俊和朴勛為了證明勝熙就是在熙,兩人拿走勝熙的病歷,結果發現勝熙有兩個腎,說明她不是在熙;朴勛偶然聽見護士閒聊,說世界上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心跳聲,朴勛跑去找勝熙,並抱住勝熙,傾聽她的心跳,然後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第7集劇情介紹

朴勛向勝熙道歉,表示自己認錯人了;急診室來了一名病患,孕婦肺部撕裂造成血壓降低,對胎兒造成影響,朴勛為孕婦緊急開刀,成功產下一對雙胞胎;文亨旭為了確認勝熙是否是間諜,要求醫院讓勝熙重新檢查。

文亨旭當著勝熙的面,要求看她的醫療記錄報告,崔秉哲知道後,要求文亨旭把病歷交出來,朴勛不顧眾人反對,看了勝熙的報告,結果證明勝熙有兩個腎。

崔秉哲向朴勛說朴哲去北韓的原因,是當年朴哲那份醫療事故訴狀書,當時崔秉哲執刀造成醫療事故,吳俊圭為了明宇大學醫院的認可,不願承認醫療事故,張碩周知道後,提議讓朴哲去北韓為金日成動刀;崔秉哲把朴哲的遺物交給了朴勛。

朴勛跟崔秉哲說會用自己的力量去找在熙,要他去美國尋找那位男孩的下落,並向他道歉;吳俊圭向秀賢和在俊說該考慮婚事,打算把明宇醫院交給在俊負責;朴勛得知成立醫療團隊是幫張碩周做心臟手術後,丟下白袍向在俊說自己要放棄。

雙胞胎心臟畸形,孩子母親繳不出費用要被趕出醫院,拿刀揚言要帶孩子一起走,其中一名嬰兒突然沒了呼吸,朴勛緊急做CPR挽回性命;朴勛闖入院長室,拿回自己的白袍,表示醫療團隊的競爭,費用要由醫院來承擔,張碩周說那就拜託你了,朴勛回頭看著張碩周。

第8集劇情介紹

張碩周表示自己對朴哲的遭遇感到抱歉,朴勛說最好祈禱主治醫生不是我,不然自己一定殺了他;吳俊奎得知朴勛是朴哲的兒子,不肯妥協留下朴勛,要朴勛和在俊的競爭盡快開始,只此一局。

崔炳哲接到美國律師來電,得知他要找的李成勛正在韓國,而在俊就是崔炳哲苦苦尋找的李成勛;車震秀告訴勝熙,有人通知他不要再管朴勛,並讓勝熙加入在俊組。

勝熙拒絕朴勛的團隊邀請,正一籌莫展時,殷醫生出現表示要做他們的麻醉師,原來,殷醫生不滿在俊選擇秀賢作為第一助手,勝熙趁機和殷醫生交換;朴勛和秀賢正在進行模擬手術訓練,在俊打斷兩人的訓練,帶走了秀賢。

在俊把秀賢從第一助手的位置換下,讓琴峰鉉當第一助手,這樣殷醫生才會回來,在俊說秀賢是沒有能力的人,秀賢答應讓步,回到屋子裡,感到傷心委屈,不停的擦拭眼淚;作為朴勛組第一助手的楊正漢為了幫助在俊,把自己右手弄成骨折。

殷醫生回到在俊組,殷醫生打電話給勝熙,勝熙表示願意進入朴勛組,此時,清利偷跟蹤勝熙,朴勛致電給清利,一定要跟緊勝熙;車震秀和勝熙跟金秘書見面,金秘書表示張碩周決定用韓在俊這張牌,並拿出槍指著勝熙,朴勛接到清利的電話,清利說好像有人要殺了勝熙,朴勛驚恐不已。

第9集劇情介紹

朴勛想出去找勝熙,被秀賢強拉了回來,秀賢讓朴勛看過孩子再決定他到底是否要走;勝熙將槍對準自己的頭,趁機奪下槍制服金秘書;吳俊奎問崔炳哲如何決定勝負,崔炳哲表示手術的關鍵在於構造大動脈,誰剩下的時間最多即為勝。

張碩周看著勝熙,說本來打算用韓在俊的,但在看過妳之後想法改變了,我想知道一件事,你是宋在熙還是韓勝熙;手術關鍵時刻,勝熙回來了,手術過程中,孩子血管裂開,朴勛要秀賢為孩子做吻合,另一邊,在俊組先成功完成手術。

朴勛告訴清利千萬不要把她看到的事告訴別人,清利問朴勛真的是在熙嗎,朴勛點頭;車震秀要勝熙除掉朴勛,但是勝熙拒絕了;在俊帶領的手術組進行開會,秀賢缺席,殷醫生說都是因為秀賢猶豫了,朴勛組才會輸的。

勝熙看著朴勛身後的車震秀,車震秀開槍,勝熙和朴勛躲開;醫院突然拉起藍色警報,勝熙帶著朴勛逃跑;在俊手術的孩子血壓突然下降,朴勛想急救被在俊攔下;勝熙告訴車震秀朴勛贏了,車震秀要勝熙不要輕舉妄動,朴勛的死活由我決定,妳也是一樣。

朴勛回到家裡看到勝熙,勝熙承認自己就是在熙,朴勛緊緊抱住勝熙,兩人擁吻,第二天早上,朴勛做了一頓早餐給勝熙,朴勛醒來,卻發現屋子裡只有自己,他到處尋找在熙,始終不見在熙的蹤影。

第10集劇情介紹

張碩周被記者追問朝鮮突然進行核試驗是否屬實,總統打電話問責,要他馬上到自己辦公室來;在熙好奇朴勛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就是在熙的,朴勛表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吳俊奎表示自己不想把明宇交給在俊,已經在分院給他安排了職務;秀賢安慰在俊,在俊指責秀賢幫助朴勛,並且諷刺她裝醫生,想證明自己比別的醫生強才加入朴勛組;朴勛決定離開,發信息給昌利感謝她這段時間的照顧。

朴勛和在熙逃亡被車鎮秀抓到並帶回了北韓,車震秀警告朴勛,要他做三件事,給張碩周做手術,不許說出韓勝熙就是在熙的事,還有不要忘了自己會盯著他的;總統質問張碩周北韓核問題,總統說出北韓要求提供20億美金,但是自己堅決不允許。

朴勛被送回南韓,朴勛打給秀賢,秀賢告訴他文亨俊邀請他們吃飯,勝熙也在這裡;在俊找張碩周希望能得到一次機會,在俊說他曾讓被趕走的朴勛回來過,希望他能向對待朴勛那樣對待自己,在俊走後,金秘書遞上在俊的資料,告訴張碩周韓在俊並不是他的本名。

金秘書告訴張碩周,韓在俊本名李成勛,他的父親死於20年前明宇大學的醫療事故,也就是朴哲那場訴訟;在俊來到吳俊奎家下跪,這時,張碩周打給吳俊奎要他給在俊一次機會。

醫院的人告訴吳俊奎,韓勝熙的醫療資料被泄露,而且崔院長授意;吳俊奎問在俊為什麼要留在明宇,在俊說要把明宇打造成最頂級的醫院,自己愛著秀賢,一邊回憶起自己當年發誓要找吳俊奎報仇,在俊跪在吳俊奎面前,求他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第11集劇情介紹

吳俊奎答應給在俊一次機會,拿出朴勛偷看勝熙病例的證據,要在俊以此和朴勛再次展開對決;吳俊奎得知秀賢搬出去住後,提出條件要秀賢和在俊訂婚。

在俊向朴勛提出三戰二勝,贏的人就可以替總理做手術,拿出錢要朴勛收下並退出總理手術組的位置,朴勛婉拒在俊的提議,說出自己也有必須要打開總理心臟的理由;在俊向警局舉報,警察以泄露醫療資料的罪名,逮捕朴勛和文亨俊。

勝熙來到警局,要求從輕處理,警察表示除非舉報人撤訴,否則朴勛不能被釋放,在俊來到警局提出三局兩勝的條件,朴勛考慮後答應;朴勛問勝熙為什麼要自己給張碩周做手術,勝熙說自己有計劃可以保護朴勛,保護兩人不被人監視生活下去的計劃。

吳俊奎找到朴勛,告訴他朴哲當年打算做醫療訴訟的證人,如果訴訟成功,現在的明宇會是一片廢墟,吳俊奎鄙視自作主張的朴哲,狠狠的警告朴勛,不要像他一樣愛自作主張。

一名患者突然休克,朴勛提出要動手術,心臟科教授堅決不允許給病人做手術,並警告那是心臟內科的病人,胸外科不要插手,朴勛在沒有得到心臟內科醫生們的同意,準備進行手術,同時,心臟內科發現病人不見,趕來手術室導致一場混亂,朴勛告訴在俊,說已經找到第二場比賽的患者了。

第12集劇情介紹

在俊同意朴勛的提議,吳俊奎得知心臟內科把手術交給了一個新人做後勃然大怒,說趁著患者家屬不知情,馬上把這件事壓下去;金秘書帶著玩偶,去探望被軟禁多年的朴勛母親。

吳俊奎制定新的規定,誰先做手術誰就輸,即使如此,朴勛也要把手術完成;車震秀威脅朴勛放棄手術,否則勝熙就會有生命危險,車震秀提出可以給朴勛和勝熙安定幸福的生活,遠離政府,只要完成這個任務。

勝熙詢問秀賢是否喜歡朴勛,秀賢慌忙否認;首爾房市價格下跌,沒有出現混亂的局面,張碩周非常不滿,張碩周希望借此機會上位,但老謀深算的總統卻關注著張碩周的一切。

朴勛不顧一切要給患者做手術,車震秀再次警告朴勛,並扼住勝熙的脖子威脅朴勛,朴勛只好答應遵守車震秀的指示,這時,在哲母親發生休克狀態,在哲父親質疑手術有問題,在哲苦苦哀求朴勛給母親做手術,朴勛迫于車震秀的威脅,轉身離開。

在俊質問朴勛他不是答應了患者,為什麼不做手術,朴勛表示自己做不了一個醫生,在俊憤怒地打了朴勛一拳,在俊表示曾以為朴勛是個真正的醫生,以為他跟自己不一樣,沒想到朴勛真的不配做醫生,在俊召集手術組的人,準備開始手術。

吳俊奎警告手術室的人馬上出來,在俊說如果醫院能承認自己的錯誤,真心的向病人家屬道歉,醫療訴訟也不會發生,手術過程中,病人大出血,這時,朴勛走了進來,眾人驚訝不已,朴勛和在俊長期的競爭,卻在此時並肩作戰,所有人都看向他們。

第13集劇情介紹

朴勛與在俊組合作,朴勛成功的找到出血位置,手術相當成功,吳俊奎告訴在俊,他會看他如何阻止訴訟;在俊表示自己決定去美國,希望秀賢能和自己一起去。秀賢驚慌失措強調自己一定會和父親求情。

勝熙質問朴勛為什麼要做手術,面對一再逼問自己的勝熙,感到很陌生;車震秀帶著槍找朴勛算賬,勝熙制服車震秀,絕望的說本以為一切都結束了,並警告他不要左右自己的想法。

金醫生和醫生們誠懇的向在哲父子鞠躬道歉,在哲安慰父親,請求撤銷訴訟,父親諒解放棄告明宇大學醫院;朴勛撿到一隻玩偶熊,一個女人向他走來,說熊說是自己的兒子,朴勛看著她的背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張碩周宣布為自己做手術的是第一大學醫院,吳俊奎大怒開除朴勛,面對吳俊奎的質問,張碩周將一切的責任都推到了總統洪贊勝身上;在俊問朴勛為什麼幫助自己做手術,朴勛說和你會做那個手術的原因一樣。

在俊詢問朴勛對秀賢的看法,朴勛表達自己對秀賢努力的欣賞,否認秀賢可能喜歡自己的事實;在俊對朴勛的父親十分好奇,朴勛說是朴哲他感到震驚;金秘書找來勝熙,表示馬上就要讓朴勛和母親見面。

在俊打給美國的律師好友,拜托他幫自己調查朴哲教授;朴勛想起在醫院遇到的那個女人,朴勛來到小時候住過的地方,看到自己當年的筆記,上面寫著媽媽,朴勛打電話給媽媽,電話接通,對方問他是不是小勛。

第14集劇情介紹

電話那個女人告訴朴勛,他的母親20年前來韓國接自己後失蹤,朴勛意識到醫院那個女人就是自己的媽媽;金秘書接到通知,馬上轉移朴勛母親,勝熙悄悄將朴勛母從醫院帶走,並拜托昌利幫忙照顧。

勝熙找到朴勛,告訴他母親平安無事,朴勛堅決認為勝熙和張碩周是一伙的,他不再信任勝熙;張碩周給吳俊奎第一大學醫院的賄賂案件證據,明宇大學醫院最終勝出;金秘書向張碩周說出懷疑是韓勝熙帶走朴勛母親,並表示她很可能是宋在熙。

朴勛向秀賢道了歉,並提醒她在俊會誤會,以後不要再來找自己;一位心絞痛患者,表示自己沒錢拒絕了明宇大學醫院的手術,文亨俊趁機提出拿錢救病人,朴勛答應重回明宇醫院,在俊與朴勛的競爭再度恢復。

張亮告訴在俊,朴哲20年前去北韓給最高領導人做手術,在俊想起死去的媽媽,對朴勛和朴哲的恨更深一層;朴勛的病人掙扎著要離開,朴勛拿出VAD(心室輔助器)告訴他,他很快就有救了。

在朴勛的再三逼問下,勝熙終於揭露了總理手術實際上是為總統手術的事實;吳俊奎許諾給楊正漢分院助理教授的位置,條件是不能讓朴勛知道病人凝血障礙的事;在俊諷刺朴勛,既然朴哲給金正日做手術,那麼他們在北韓的日子一定不錯吧。

朴勛準備手術,卻發現病人有凝血障礙,不能移植VAD,朴勛修改手術方案,決定做左心室重建術,此時,韓國總統洪贊勝也在關注著手術,朴勛力排眾議,未經病患家屬同意,堅持做手術。

第15集劇情介紹

楊正漢在手術器材上動手腳,朴勛未能注意遭到鋸齒割傷手,秀智受不了丈夫,將他趕出去,由於缺少醫生,朴勛向在俊求助一位醫生,秀賢不聽在俊的阻擋過去幫助朴勛。

朴勛用左手進行手術,此時,在俊換心手術成功,朴勛手術也縫合完畢,但由於病人無心跳反應,不斷通過放電刺激恢復了心跳;在俊看著手術中的朴勛和秀賢,心生憤怒。

吳俊奎要上振去找病患家屬,說朴勛沒有按照之前的協議手術,而是用危險性高的手術,並說出他是北韓出身的事實;朴勛在醫院檢討會上,對眾位醫生進行解釋,在俊步步緊逼,表示病人家屬將會以謀殺罪控告朴勛,秀賢站出來阻止眾人對朴勛的指責。

秀賢情急之下對朴勛告白,表示不想讓他被趕出醫院,面對秀賢的感情,朴勛卻冷漠的要她清醒一點,並說出吳俊奎曾聯手張碩周把朴哲送到了北韓,所以自己和秀賢是不可能的。

張碩周來到明宇,要馬上知道手術結果,並強迫朴勛喚醒患者,經過漫長的等待後,病人終於醒了;在俊探望秀賢,秀賢哭著說自己的心真的好痛,在俊看著秀賢心疼不已;朴勛向勝熙詢問母親的狀況,提醒她不要忘記一個月的時間。

秀賢來到朴勛家,意外發現電腦裡有朴勛和勝熙的合影,秀賢大吃一驚,翻出勝熙做過腎臟移植的光碟,發現她就是在熙,朴勛和勝熙回到家,與秀賢不期而遇,得知真相的秀賢憤怒的盯著他們緊握的手。

第16集劇情介紹

秀賢質問朴勛為什麼隱瞞真相,朴勛卻表示自己沒有理由向秀賢解釋;秀賢拼命工作來麻醉自己,朴勛打給秀賢,勝熙接起電話表示會好好安慰秀賢。

醫院裡有流氓鬧事,秀賢站出來理論不僅被調戲,還被打了一巴掌,朴勛突然出現,痛打了流氓;秀賢發現朴勛受傷,問他為什麼把自己弄的像傻瓜一樣,然後開始大哭,朴勛不忍,把秀賢攔進懷裡,然而這一切被在外面的勝熙全都看到了。

勝熙告訴張碩周,自己已經將計劃告訴朴勛,勝熙利用首腦會談的事威脅張碩周,提出讓在俊當主治醫生,而自己也會加入在俊組,以麻醉醫師的身份讓總統陷入昏迷狀態,條件是朴勛母子的安全,張碩周要給她保證。

張碩周以在俊的真實身份威脅他,並給他可以整垮吳俊奎的資料,條件是當總統的主治醫生;金秘書和車震秀帶走朴勛,車震秀告訴朴勛,張碩周放棄了他,你已經不再是主刀醫生,並拿出槍準備殺了朴勛,關鍵時刻,金秘書出手殺了車震秀。

吳俊奎要秀賢整理心情,暫時把她調到分院;吳俊奎質問在俊,為什麼放任秀賢愛上朴勛,在俊表示放心的把秀賢交給自己,吳俊奎再給他一次機會,一定要把握好秀賢。

最後對決開始,文亨俊聯係不上朴勛,決定由他作為主治醫生,在俊在手術前提醒楊正漢要全力以赴,表示總理手術的醫院裡,絕對不能發生手術中死亡;文亨俊主刀出現意外,病人大出血,文亨俊慌了手腳急忙拜託在俊幫忙,此時,朴勛突然現身在手術房。

第17集劇情介紹

朴勛接手控制了病患危急的局面,吳俊奎告訴楊正漢,無論使用什麼方法一定不要讓朴勛贏;楊正漢試圖阻攔朴勛,朴勛告訴楊正漢,再怎麼忍耐也到此為止了,並臨時更換第一助手。

手術後,勝熙問朴勛為什麼要來,朴勛表示自己不會讓勝熙一人面對危險的,當初在橋上放開勝熙的手是他此生最後悔的事;金秘書打來電話詢問情況,勝熙堅定的說手術會由她和在俊做。

吳俊奎告訴張碩周表示明宇要放棄這次的手術,張碩周說出總理手術其實是為總統做的,吳俊奎大吃一驚;吳俊奎找到兩名病患,表示做最後的對決,朴勛來找在俊,希望他能退出這次的對決。

勝熙告訴秀賢,她的腎臟是父親的腎臟,移植手術是朴勛做的,雖然是為了救她,但父親去世也是因為他,表示沒自信像以前一樣相愛,並說自己要回日本,告訴秀賢朴勛是真心喜歡她的,要秀賢耐心的等,一定會了解到朴勛的心。

在俊的手術病患金雅英(金治奎的妹妹),尋問朴勛除了手術有無其他方法,朴勛看了病歷資料,察覺有異,告訴在俊馬凡氏綜合症,現在沒必要動手術,在俊告訴朴勛,如果你那麼想當好醫生那就交換患者,兩人的對話,被一旁的金治奎全聽見。

文亨旭把事實告訴了金雅英,英雅英跑來問朴勛,真的可以不用動手術嗎,朴勛說是,金治奎忍痛為妹妹做出手術決定,雅英悲傷不已;對決即將開始,金治奎請求朴勛和在俊交換患者,讓自己妹妹過上和正常人一樣的生活,讓朴勛猶豫了,此時,即將動刀的在俊,朴勛突然出現阻止了他動刀。

第18集劇情介紹

朴勛主動承認輸了,交換雅英,勝熙來找朴勛,說一開始要和自己一起走下去就是偽善,並表示無法原諒他殺了父親救活自己,現在只不過是因為愧疚感,對她進行補償,指出朴勛根本就不想和自己走下去,才退出手術,並叫朴勛再也不要出現在她面前。

吳俊奎告訴在俊,表示他要讓朴勛不能再當醫生,並且說出朴哲赴北韓的原因,意外得知真相的在俊即震驚又疑惑;吳俊奎宣布任命在俊為代理執行理事長;秀賢來到在俊的辦公室,金治奎把城堡的故事告訴了她,秀賢懷疑他為什麼要打下城堡。

慶功宴上,在俊私下向朴勛道歉,並拜托他好好對秀賢,朴勛要在俊別做後悔的事,在俊卻表示已經開始了;警車駛進慶功會場,以貪污公款和受賄的名義逮捕了吳上振,朴勛問在俊是他做的嗎,在俊回答這只是開始,以後讓秀賢收到傷害的事會更多。

秀賢詢問在俊,他就是李成勛嗎,在俊表示自己只是要矯正20年前的錯誤,為求一個醫生對患者家屬的真心的道歉;秀賢向父親表示自己見過李成勛,要父親去向他道歉,吳俊奎堅持認為自己並沒有錯,自己只是為明宇做了該做的。

總理室派人給朴勛兩張去瑞士的機票,朴勛提出不見到在熙,自己哪裡都不回去,在熙向朴勛表示自己不會和他在一起,並說兩人已經結束了,要朴勛忘掉一切;張碩周派人殺掉朴勛母子,總統欣賞朴勛,選擇朴勛做為自己的手術團隊,朴勛罵張碩周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放他們一條生路,張碩周綁架朴勛母親,逼迫他按計劃行事。

吳俊奎要在俊處理李成勛的事,在俊表示如果他肯道歉,那麼李成勛就會停止復仇,吳俊奎卻表示自己從未做錯;吳俊奎心臟病發,秀賢救父親,卻發現在俊將門反鎖,在俊表示李成勛會曝光20年前的事,並承認自己就是李成勛,吳俊奎憤怒不已,暈了過去,秀賢拼命的敲著門,在俊卻在冷靜的等待著吳俊奎的死亡。

第19集劇情介紹

秀賢開門看見休克的吳俊奎,急忙將吳俊奎送進手術室,秀賢指責在俊,說他不是醫生是殺人犯,並要他馬上滾出醫院;在俊告訴朴勛,自己沒有資格當醫生,一個為復仇而生的人是沒有憐憫之心的,真正的異鄉人不是朴勛而是自己,並拜托朴勛能照顧秀賢。

吳俊奎醒來告訴秀賢,在俊在他暈倒時替他做了CPR急救,要她去把在俊找來,在俊卻早已離開;秀賢告訴朴勛在熙對自己說的話,並表示在熙想要把朴勛退還給自己。

朴勛質問在熙,為什麼欺騙自己,在熙表示永遠無法忘記父親的死,並說出從來都沒有愛過朴勛,朴勛拿出在熙給自己的錄音,在熙大哭承認自己真的愛朴勛,從沒有恨過他;在熙以手術威脅張碩周,放了朴勛的母親,並提醒他除了朴勛他別無選擇。

朴勛得知總統要來醫院,在熙請求秀賢幫助朴勛獨自見總統,朴勛見到總統,正打算說出真相時,張碩周突然出現,朴勛與總統握手時趁機摸了總統的心臟;張碩周打了金秘書耳光,指責他故意放走了朴勛,這時,總統打來表示手術要改去民國大學醫院。

朴勛告訴張碩周,總統的心臟只能再撐一個星期,換醫院是不可能的事,並表示只能做左心室重建術,這時,總統打電話要求繼續在明宇做手術;朴勛和總統獨處時,趁機說出張碩周的預謀,總統回到病房突然暈倒,需馬上手術,張碩周趁機要求臨時代行總統職權。

手術結束,張碩周來到醫院探望總統,得知總統處於麻醉狀態,張碩周笑著對病床上的總統說,在大選之前就躺在這裡,等到自己把無知的選民熱情激勵起來後,就讓你永遠安息,正得意之時,總統突然睜開眼睛,朴勛和在熙以及總統警衛室人員也走了進來。

第20集劇情介紹(結局)

總統表示我們就安靜的解決吧,我不會再對此事加以追究,我會原諒你讓你繼續待在總理位置,張碩周接受並提出條件,讓朴勛和在熙交給他處理;張碩周表示他們不應該求總統,而是求他不要殺了他們才對,並拿朴勛母的性命作為威脅,要他們跟他一起走。

張碩周遭到車震秀開槍射擊,朴勛急忙將張碩周送進手術室,在熙告訴朴勛,只要放開氣囊的話,那麼一切就能結束了,朴勛表示在我面前只是患者,我只是做醫生該做的事,金秘書告訴朴勛,即使在手術中死亡,也不會有人怪你,朴勛表示警察會抓小偷,醫生會救人就行,並為張碩周進行了手術。

手術後,金秘書為朴勛準備錢和車,要朴勛和在熙做好出國的準備,並說朴勛母他會負責;朴勛和在熙準備逃離,車鎮秀開槍射擊朴勛,想再度開槍時,在熙為了保護朴勛,擋在朴勛面前,朴勛拉住差點落入河中的在熙,車鎮秀拿槍指著朴勛,要他放手就饒他一命,車鎮秀數到3開槍,朴勛和在熙墜入河中,隨後舉槍自盡。

一年後,張碩周因非法競選資金遭到逮捕;金治奎和昌利在一起;殷醫師告訴秀賢,自己即將當媽媽;金治奎認真學習當一名好醫生;文亨旭當上民宇大學醫院的院長,表示要按照父親的遺願,好好經營醫院;閔秀智提出辭呈,去楊正漢的保健所上班。

在俊來到醫院,向吳俊奎說已經收到他的道歉,在俊去了美國幫助朋友打理律師事務所,得知了一年內明宇積極面對醫療訴訟的態度,吳俊奎以真心悔改,並表示今天來是向秀賢的父親道歉,請求他的道歉,吳俊奎表示原諒只屬於秀賢的韓在俊。

在俊帶秀賢去看朴勛,在俊問起掉入河之後的事,朴勛表示有人幫助他們,秀賢問起在熙的事,在俊表示由於在熙的雙重身份,申請難民流亡十分困難,多虧了自己朋友張亮的幫忙,而今天,就是在熙回國的日子,在熙回到韓國,與等待她的朴勛緊緊擁抱,秀賢握住在俊的手,也相信彼此是自己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繼承者們。來自星星的你-分集劇情網

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